第7章 :做了小白脸(二)(1 / 2)

“这个聂倩真不是个东西,好好一个大男人就这么被她给坑成这个样子。”毕罗春一边走一边嘀咕着。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赶紧进去,记得把脚洗了。”刘艳拉着毕罗春一边数落着一边进了里面的卧室。

方志强等到两人走了之后倒在沙发上,点了根烟,准备抽根烟就睡觉了。

忽然,从上面掉下来一个耳塞,差点砸中他。

“干嘛啊你。”方志强坐起来朝站在房间门口的毕罗春吼着。

“柜子里有个mp3,你插上耳机,以后晚上睡觉听听歌,别老是偷听。哥们主要是怕你一个单身男人每天听了受刺激弄得心理有问题。怎么样,哥们还是关心你的吧!”毕罗春笑呵呵地说着。

“滚你丫的,你丫早晚有一天会精尽人亡。”方志强忍不住骂着。

方志强关上灯,就这么躺在沙发上,掀过被子盖在身上。点了一根烟,慢慢地抽着。心里的那些事情又慢慢地全部浮现在了面前。

与毕罗春一样,他在上大学的时候也有个女朋友,不是同班的,但是是同系,女孩名叫聂倩,很好听的一个名字,而且人如其名,长得很好看,是他们系公认的系花,很清纯,方志强花了很长时间才追上,然后两人就在一起了。

两人感情非常的好,互相深爱着。毕业之后,方志强回了自己老家一个小县城里工作,考了当地的公务员,被分配到下面一个乡镇工作。公务员的工作就是这样,你如果不是领导只是一般职员的话,吃不饱也饿不死,旱涝保收,风雨不愁,但是每个月扣除五险一金,拿到手的其实都不到三千块。聂倩在大学毕业前就在学校所在地的一家企业找了一份工作,收入还算是不错,五千多一个月。

两年后,两人终于是准备结婚了,可就在这时,聂倩的父亲病了,聂倩母亲很早就过世了,她是跟着父亲长大的。聂倩父亲病的很严重,基本上可以说是九死一生,聂倩当然不能看着自己父亲就这么死,只要有一线希望都得救,可是,她们的情况本来就不好,哪有那么多钱。方志强家里也不富裕,父母都是农村人,在家里种点田,能把他给培养出来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为了给聂倩父亲治病,方志强找了自己所有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挨个借钱,求爷爷告奶奶,前前后后借了五十多万块给聂倩父亲治病,可是,钱全部花了,人最终还是没有救活,拖了不到一年就一命呜呼了。

聂倩父亲走了,有一天,聂倩忽然给方志强发了短信,短信的内容方志强现在还留在手机里没删,就几个字:“对不起,我走了,我不能忍受这种没钱的生活。我要走了,我要去上海,我要去过有钱人的生活了,忘了我吧,祝你幸福。”发过这条短信之后,聂倩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任凭方志强怎么找都找不到半点影子,没有半点消息。而方志强还背负着五十多万元的债,这些钱都是他一个个求爷爷告奶奶借来的,大家都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借给他的,他不仅仅只是欠了钱,还欠了这份情。五十多万的债,凭他公务员两千多块钱一个月的工资这一辈子都还不完。

为了赚钱还债,也为了找到聂倩要聂倩亲口给他一个答案,方志强辞掉了工作,独自背着包就来到了上海市。按照毕罗春的话来说,方志强就是典型的傻缺,被人家骗的团团转,最后的下场就是人财两空。但是方志强自己从来没开口抱怨过什么,只是拼了命的赚钱,还钱,哪个行业赚钱多他就干哪个,最后放弃了去一些大企业干那些体面的工作,而是选择了当一个快递员,按照方志强的话来说,快递员工资高。其实,快递员的工资并不算太高,每个月也就那么五六千块,在上海这座物价飞起的城市真不算高,只有毕罗春知道,方志强之所以选择当一个快递员,只是因为快递员能够每天不停地在这个城市里面转,遇到聂倩的概率比较大,就是这样罢了。

第二天,方志强习惯性的六点多就起来了,起来了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失业了,起这么早似乎也没什么事可干,想着王亚欣约了自己八点半到,犹豫了很久,还是放弃了去人才市场的打算,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就出门到楼下楼梯口把自己那辆自行车给推了出来,然后骑着自行车就出了门。

找了家早餐店吃了顿早餐,然后就把车慢慢地骑到了王亚欣所住的小区外面,看了看时间,八点二十五。方志强把自行车停在路边,然后就蹲在自行车边慢慢地抽着烟。刚好八点半的时候,一辆宝马车从小区里面开了出来,方志强认识,这辆车正是王亚欣的。

王亚欣把车停在方志强身边,就这么看着方志强,皱了皱眉头,指着方志强身边的自行车说道:“这就是你的交通工具?”。

“怎么了?环保你懂不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