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趣阁 > 都市小说 > 前夫越界招惹 > 章节目录 第177章 完结(二)

章节目录 第177章 完结(二)

 热门推荐:
    第二天,晚上。

    姜苒吃的饱饱的,靳阳主动拉着她的手,她也没在意,反而轻轻的一握。

    靳阳得到了些温暖,握的更紧。

    “海城只有晚上的天气才是最好的,这边的食物也比凉城好吃的多,等消消食了,咱们再去吃点。”

    “好,夜宵的话,我想吃小龙虾。”

    “可以。”

    靳阳爽快答应,边走边聊,像正常的情侣一样。

    靳阳也很奇怪,姜苒今天怎么那么安静?

    是慢慢的原谅了他了吗?

    “苒苒,我想等忙完海城这边事,我想带你出去旅游,你决定怎么样?”

    “好。”

    “嗯。”他问,“怎么回答的这么爽快,都不问一问要去哪里吗?”

    “去哪里都好。”她仰头看着男人,笑的好灿烂。

    靳阳被迷住了,紧紧的抱着姜苒。

    姜苒此刻的笑,却给了他十足的担忧,姜苒还不如对他阴阳怪气的说话呢。

    “怎么突然,对我笑了?”

    姜苒两手抬起来,又放下,仰头看着天空,今天晚上居然有星星,星星很漂亮,姜苒看的入迷。

    突然的,靳阳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就情不自禁的吻了她。

    今晚,靳阳的唇,格外的冰凉。

    姜苒没有推开,像个木头人似的,被靳阳安静的吻着。

    靳阳总有不好的预感,好像撒手了之后,就再也抓不住了。

    所以,他本能的抱的更紧。

    姜苒,你不要离开我。

    你信我一次好不好。

    不知道,他是不是又胡思乱想了,最近老是有这种错觉。

    靳阳不舍得松开她。

    姜苒的脸红扑扑的,有点小可爱,姜苒并不知道,靳阳很喜欢她脸红的样子。

    “咱们继续往前走吧。”

    “好。”靳阳伸手,“这次,主动拉着我的手。”

    姜苒没抗拒,点了点头。

    靳阳仰头,便看到了美丽的星空。

    “苒苒,你看,今晚的星星,很漂亮。”

    姜苒刚才看过了,所以连头都懒得抬了。

    “嗯,很漂亮。”

    “前面,有个亭子,咱们去坐坐。”

    姜苒跟着过去坐坐,走的时间长了,脚也有点酸了。

    “喝点水吧。”出门之前,靳阳什么都准备好了,全部都装进了一个小包里。

    姜苒看着这一整瓶水,慢悠悠的全部喝光了。

    过了半晌。

    姜苒说:“水喝的有点多,想去洗手间。”

    “那我陪你去。”靳阳看洗手间的位置就在不远处,就说道。

    姜苒笑着说:“去洗手间你就不用跟着了吧,我又不会跑。”

    “那万一跑了呢?”靳阳突然认真起来,一提到逃跑,靳阳就感觉呼吸作痛。

    姜苒小脸笑的看不出破绽,“我整天被你盯的这么紧,能跑到哪去。”

    靳阳还是不放心,但还是说了,“快点回来,我一刻也不想等。”

    “嗯。”

    姜苒笑着点头,走到了半路,她脚步突然停住,看了看男人。靳阳低头沉默着,样子有些可怜。

    姜苒心莫名的痛了下。

    靳阳,再见了。

    我们……终于结束了。

    她攥紧着拳头,头也不回的走了。

    靳阳看过去时,却看到了姜苒加快脚步离开的背影,盯着那个背影时,总感觉是最后一眼。

    苒苒,这次,我信你。

    我信你,你会给我次机会。

    我信你,你的心里还有我。

    对吧,苒苒,你不是让我伤心的对吧。

    那抹白色的身影消失在黑夜,靳阳心莫名狠狠一缠,不安和恐慌一下子涌了上来。

    他按耐着不去找,坚信着姜苒会慢慢的回来,可是手为什么发抖起来,不安的感觉不断的刺激着胸腔。

    五分钟过去。

    他真的等急了,冲去了附近的洗手间找人,还没有到洗手间,姜苒就从里面出来了。

    她出现在眼前那一刹那,靳阳紧绷的神色,终于放松下来。

    他上前紧紧拥抱,声音一下就哽住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以为,你真的跑了。”

    姜苒拍着她的背,声音细腻温和:“我能跑哪去啊,好了,我们回去吧。”

    “嗯。”靳阳眼眶湿润了,修长的手,摸了摸她耳边的头发。“好,我们回去。”

    姜苒主动挽住他的手臂,让他很意外。

    姜苒这么快的原谅他了吗?

    躲在暗处的人,怔怔的看着靳阳带着那个女人离开。

    她深吸一口气,似乎用了好大力气才说完整。

    “姜泽宇,我们走吧。”

    姜泽宇全副武装的带着姜苒坐上了没有车牌的黑色大众,连夜离开了海城,去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姜苒刚被送走,那个假姜苒就被殷至东的人绑走了。

    姜泽宇算准了时间,知道殷至东会行动,所以在这之前他必须要转移姜苒,确保她的安全。

    得知姜苒被殷至东抓走的后,靳阳急疯了。

    直接打电话给了殷至东。

    “人呢。”靳阳发飙,像是要杀人。

    “人呢,靳阳你这个样子,让我想起了,前天的自己。”殷至东有些得逞。“靳阳,这次我真的是被逼急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你记恨我我也无所谓了,只要你现在告诉我沈浅的下落,我立马放了你老婆。”

    “你要是敢动她,你就死定了。”

    殷至东大笑,“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靳阳,沈浅对我太重要了,你若是还坚持不告诉我,姜苒你永远也别想带回去。”

    靳阳攥紧手,比起那些钱,姜苒更重要。

    “我要先见到人。”他担心殷至东不会善罢甘休。

    殷至东当然不会傻的告诉他,靳阳也同样狡猾,万一把姜苒救走了怎么办?

    “我不会告诉你的,靳阳,这种时候我也不会骗你,姜苒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处,只要你告诉我沈浅到底在什么地方,我立马把人毫发无伤地给你送过去。”

    “殷至东!你以为我会不了解你,我让你别动她。”

    王泽赶了过来,正撞见打电话。

    情况不妙。

    没和殷至东谈拢,靳阳脸跟火烧了一样旺盛。

    “靳总,你别着急,咱们的人已经在找了。”

    靳阳整个人瘫在沙发上,双眸都在颤抖。

    他把姜苒保护的那么好,殷至东到底是怎么钻的空子,把人带走了。

    “她怀孕了,我要两个人平安无事,听到了没有。”

    “是。”王泽紧张的汗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姜苒走到哪都有人隐秘的跟着,殷至东怎么还会?

    “靳总,以殷至东的处理风格,我大概能锁定他在什么位置。”

    靳阳忽的抬头看着靳阳王泽,“跟我走。”

    靳阳把留在暗处的人全部发动,任何隐秘的废旧工厂都不能放过。

    殷至东那边还不知道,靳阳留在暗处的有多少人。

    殷至东看着被绑在凳子上的女人,没有任何的挣扎,那张脸倒显得很病态,眼睛没有一丝灵动,跟前几日的姜苒,完全是两个人。

    “呦,靳阳这是亏待你了,脸色怎么这么差劲?”

    她不说话……

    也没打算活着。

    她的使命就是替死。

    反正她得了重病,只要死了,孩子就有钱治病了。

    “喂,我再问你话呢,”殷至东走过去,气质居高临下。“你快告诉我,你到底知不知道沈浅到底在哪里,只要你告诉我,我现在就可以乖乖地放了你。”

    “我真的不知道,靳阳有什么事情,都不会告诉我。”

    假姜苒眼神很怂,殷至东总是看着不对劲,可是眼前的这个人明明就是姜苒。

    “姜苒,我真的不想伤害你的,只要你现在告诉我,我真的可以去帮你毫发无伤。”

    假姜苒冷笑了一声,目光里带着惨然,她这次,本来就是求死的。

    “抱歉啊,殷少,我真的不知道,你不要问我了好不好,你杀了我吧。”

    殷至东几乎把所有的恨都发泄在了这个姜苒身上,他打了假姜苒一耳光。

    “不知好歹。”

    假姜苒倒是表现的一脸无所谓,她抱着必死的心来的,还要什么活路。

    “殷少,靳阳的人找了过来。”

    殷少的助理急匆匆的跑过来,说道。

    “看来靳阳此次来海城带了不少人?”

    “殷少,这次咱们怎么办?”

    殷至东薄唇冷勾:“带到附近的海边。”

    “是。”助理马上给假姜苒松绑,抄近道,带去了海边。

    靳阳那边得到消息,也马上带人追了过来。

    殷至东从身后勒住姜苒的脖子,枪对准着姜苒的头,威胁着靳阳。

    后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只要跳下去,没有生还的可能。

    “别过来。”殷至东是不理智的,他只知道他不能失去沈浅。

    “殷至东,你别动她,她怀孕了。”靳阳大喊。

    “她受伤,也是你逼我的,靳阳,你没办法失去姜苒,我也没办法失去沈浅,沈浅待在江铭斯身边,就多了一份危险。”

    靳阳真怕殷至东一激动伤到姜苒,于是他心平气和的跟他谈判。

    “我告诉你,她在哪里,你先把她还给我,殷至东,我不会骗你的。”

    殷至东拿枪的手在抖,靳阳身后不知道多少人,“你让他们都给我退后,要不是我就杀了姜苒,让她一尸两命。”

    靳阳慌了,这样的事殷至东真能做的出来,他抬手示意身后的人都离开。

    王泽担心道:“靳总。”

    “走。”靳阳看着王泽大声道,眼神并示意他见机行事。

    无奈下,王泽只能带着人先离开。

    “殷至东,现在你可以信任我了吧,赶紧把她还给我。”

    看到靳阳那么紧张姜苒,殷至东却可悲的笑了。

    “你靳阳也有求我的时候啊,我以后你不会。”

    靳阳红着眼睛:“她对我很重要。”

    殷至东很激动的说:“那沈浅对我来说,也同样重要,如果沈浅真出什么事了,靳阳我也不同样不会放过你。”

    靳阳觉得这一步,真的走错了,他真的不该利用殷至东问傅临修要债。

    “洛基山庄,她在那里,殷至东现在我告诉你了,你快把她还给我。”靳阳不想跟他耗下去不管失去多少,他唯独失去姜苒。

    洛基山庄,怪不得他怎么找都找不到,原来江铭斯把她藏在了那么隐秘的地方。

    “你最好别骗我,要不然真的跟你没完。”殷至东犹豫了下,最后把姜苒推过去。

    可是这个姜苒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不动,人像个木头似的,仿佛只剩下躯壳。

    “苒苒,快过来。”靳阳飞快地奔向姜苒。

    姜苒闭了闭眼睛,脚步突然后退,天堂离她越来越近了。

    靳阳怔住了,姜苒这是怎么了?

    “苒苒,你干什么,我在这里,身后危险,你快过来。”靳阳几乎要疯了。他以最快的速度去抓姜苒,姜苒却闭着眼睛,逼着自己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看到姜苒跳下去的那一刻,靳阳僵住了一秒,他无法接受姜苒就这么跳下去,崩溃的大喊出来。

    “苒苒!”

    他傻了,完全不敢相信,姜苒就这么跳下去了。

    心脏瞬间被撕裂了一个很大的口子。

    为什么,姜苒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跳下去?

    靳阳爬在地上,早已经看不见姜苒的影子。

    “苒苒,别怕,我就这来救你了。”

    他非要跳下去,把姜苒救上来,却被冲过来的王泽,一把拉住。

    “靳总,你不能跳下去,太危险了。”

    王泽不理解姜苒为什么要跳下去,但他现在必须要拉住靳阳,不能让他也跟着出事。

    “别拦我,给我滚。”

    靳阳撞开王泽,冲向那大海。

    王泽又把他拽回来,同时手下见靳阳非要跳下去,都拦住携抱住靳阳。

    “都给我滚。”靳阳撕心裂肺。

    姜苒没了,他活着有什么意思。

    他怎么不知道这个海多深,姜苒根本不会游泳,跳下去时候,他根本就没有看到姜苒有任何挣扎的迹象。

    她这是一心求死。

    为什么啊,苒苒?

    你不是要接受我了吗,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我真的知道错了,苒苒!

    你能不能别用这种方式惩罚我!

    我求你了,苒苒!你不能这么对我。

    那边,殷至东完全没有想到姜苒会就这么跳下去。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电话。

    “殷少,我逃出来了,你快来浮华街接我,我好害怕江铭斯会再找过来。”

    殷至东惊喜激动:“浅浅,你站在原地别动,我马上过去找你。”

    “靳总,你别找了,这大海跳下去没命生还的。”

    王泽一句话,把他所有崩溃的情绪都刺激了出来。

    王泽见那么多人都控制不住靳,只有给邓九使眼色。

    邓九一出掌便把靳阳打晕了。

    靳阳醒过来后,人已经在凉城的房子里了。

    身边的人突然就不在了。

    家里也空荡荡了。

    靳阳没有穿鞋站在地板上,比起脚底上的冰凉,心更凉。

    王泽推门进来,看到靳阳苍白的脸色,不忍心说下去。

    “她呢?”

    “尸体已经被打捞了上来,不过……”

    靳阳看着他,声音沙哑:“不过什么?”

    王泽犹豫了下,说道:“已经面目全非了。”

    “滚。”靳阳语气轻的没有什么力,“她在哪?”

    王泽做出阻拦的动作,“靳总,你还是不要看了。”

    “很恐怖吗?呵,我不怕,快说,她在哪?”

    “没有你的命令,我们都不敢火化……”

    王泽话还没说完,靳阳便光着脚离开了家,去了火葬场。

    看到姜苒身上盖住白布。

    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姜苒已经离开了他。

    他一点点拿开那块白布,一张面目全非的脸映入眼帘,他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恐惧的闭上眼睛,甚至看都不敢看。

    他就这样一直盯着,那血肉模糊的地方,刀刀割着他的心。

    “苒苒,疼不疼?”靳阳抓着僵硬又冰凉的手,他用力的搓着,却怎么也搓不热,他急的双唇颤抖。“我给你暖热,这怎么回事啊,你别着急,我再用力的搓,肯定会有温度的。”

    王泽看到这一幕,不知道该怎么劝他。

    邓九无奈的低下头,若不是她失职,那姜苒是不是还好好的活着。

    “苒苒,你说句话好不好。”靳阳哭的像个小孩。“你起来好好的惩罚我,我们还有孩子啊,我们都给孩子娶好了名字,你还答应我一起去旅游,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呢。”

    “苒苒,你别睡了,你快答应我,跟我一起离开这里,你快说话啊。”靳阳哭的没了声音,心真的很疼很疼。

    王泽上去劝了劝,“靳总,节哀。”

    靳阳目光突然一冷,伸手把王泽推开,“你胡说八道什么,她明明就是在生我的气,只要我好好的哄哄她,她就会跟我回家的。”

    人在最痛苦的时候,是不许愿意接受事实的,王泽见他这么自欺欺人,也没再上前。

    靳阳在他们刚结婚的那个房子,住了快一个月,他找不到一点姜苒的气息。

    他没有喝酒,也没有抽烟。

    姜苒在惩罚他,那他就好好的惩罚自己,任何缓解自己痛苦的事情,他都不会去做,每天都在承受着失去她的悲痛中。

    他到院子里走了走,他们的婚房不大,小院子之前收拾的可漂亮了,后来离婚后,这房子就荒废了,没有一点生机。

    就像他们的爱情,到了无法挽留的地步。

    这一个月,他买了很多的花,种在院子里。

    他之前,可不会种花,姜苒喜欢才会每天打理。

    他现在有心情种花了,人却不在了。

    王泽来的时候,靳阳正给没玫瑰花浇水。

    “靳总。”

    “什么事。”

    “沈默离开了凉城。”

    沈默?他对这个人没有一点兴趣。

    “嗯,去哪了?”

    “可能是太太不在了,所以才没有任何留恋的离开了吧。”

    靳阳没心情再去查沈默去了哪里。

    “走吧,反正我也很讨厌这个人。”

    “靳总,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老夫人在英国那边很担心你。”

    靳阳脸上露着苦笑,“我妈是不是偷着乐呢。”

    王泽没说话。

    靳阳看了一眼王泽的表情便知。

    “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好。”王泽很不放心,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一眼,那身影落寞孤单,看着就让人心疼。

    他无奈的叹气,离开了。

    “苒苒,我真的太笨了,这玫瑰花好好的,就被我养的枯萎了,不过没关系,我会用心的学的,保证把咱们的小院子,种的漂漂亮亮的。”

    靳阳并不知道姜泽宇的在身后,他站了一会儿就走了。

    靳阳这样的结果,他还算满意。

    迟来的深情要它有什么用。

    他打了通电话。

    “喂。”

    “沈默,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我会说到做到的,你该拥有的,我不会少给你,你的妹妹,我会好好的照顾,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听到以后再也联系不上姜苒,姜泽宇突然哽住了。

    “这次,我相信你。”

    “还有……我想听听苒苒的声音。”

    沈默向正在吃东西的姜苒走过去,“苒苒,今天我做的饭好吃吗?”

    “嗯,好吃。”

    好,以后的每一天,我都做饭给你吃。”

    听到姜苒的声音,姜泽宇没忍住的红了眼眶,哽咽的话完全说不出来了。

    苒苒,余生你幸福就好。

    不要我这个哥哥了,我也无所谓了。

    沈默挂断电话,然后揉着姜苒的头。

    苒苒,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打扰我们了。

    姜苒来这里的时候,并不知道沈默在这里。

    那时,她才明白过来,这都是沈默计划好的。

    “沈默……那个……”

    “嘘,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们安静的吃饭。”沈默笑的温柔宠溺。

    五年后。

    靳阳去意大利出差,谈一笔很重要的生意,刚住在酒店里,他有点水土不服,便去了附近的医院输液。

    她来的时候旁边已经坐了一个小女孩儿了。

    小女孩不哭也不闹,拿着个布娃娃,满眼期待的在望着门口的方向。

    靳阳看着小女孩,脸上多了几分亲切感,如果姜苒还活着,那他们的孩子,大概和这个小女孩一样大了吧。

    “叔叔,发现你刚才一直在看我?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小女孩习惯了用中文交流,而且看着旁边的叔叔,长得也是一幅中国脸。

    靳阳才回过神来,然后笑笑:“没有啊,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输液呀,你的爸爸妈妈呢?”

    小女儿垂头丧气的低着头,“妈妈刚走,一会儿就回来了。”

    “那就好!”他还在担心小女儿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

    “叔叔,我看你脸色不太好,你怎么了?”

    好久没有人这么关心他了。

    心里面顿时,因为小女孩一句暖暖的。

    “叔叔,刚来意大利水土不服,有些不舒服。”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露出心疼的目光,“原来是这样啊,那叔叔可要多喝点水哦,妈妈说多喝点水,病才会好的快。”

    靳阳不禁笑了笑。

    以前刚姜苒谈恋爱那会儿,那个时候可能是太不会关心人了,就只会说你多喝点水,当时他还挺嫌弃的,认为他的女朋友怎么一点都不关心她。

    到了后来,姜苒每一次生病时。

    他从来都不会说你多喝点水,而是直接付诸行动。

    姜苒不会,他会啊。

    再想起来后面发生的事情,靳阳只觉得心绞作痛。

    他这辈子再也不会遇见,他最爱的那个女人了。

    小女孩看的眼眶红润,说:“叔叔你是大人了怎么还可以哭呢,是有什么伤心事吗?”

    靳阳不太想在小孩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也很久没有在外人面前提起他内心的事。

    “没有,叔叔只是想起了一个人。”

    “看样子是的叔叔很重要的人,我妈妈也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可是我就是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是啊,大部分人都有一个很重要的人,有人笑,有人哭,而他却爱而不得,最后什么都没有了。

    “你妈妈最重要的人当然是你爸爸了,不然怎么会有你呢。”

    小女孩有些不高兴了。

    “我没有爸爸。”

    “没有?”靳阳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道歉,“对不起啊小朋友,叔叔不是故意的。”

    “我不怪叔叔,其实没有爸爸也一样过得很好,就是妈妈过得不好,所以有的时候我才会不开心。”

    小女孩失落的垂下眸子,就在前段时间妈妈还做噩梦,喊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字。

    靳阳叹气,他倒是想拥有一个女儿,可是老天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5年的惩罚,源源不断的痛意。

    他时时刻刻都在记着,自己都做错了哪些事情,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他用活着来惩罚自己。

    苒苒,你和宝宝过得还好吗?

    我是真的想你们了。

    “不说了,不说了,我妈妈要来了。”小女孩看见妈妈的身影跑过来,失落的小鸟立马高兴起来,“妈妈,妈妈。”

    “对不起啊宝宝,妈妈回来的晚了。”女人抱住孩子,在宝宝的额头上亲了亲。

    “我不怪妈妈,妈妈把我的酸奶拿回来了没有。”

    “拿回来了,你这个贪吃鬼。”

    “叔叔,给你一瓶。”小女孩把她心爱的酸奶给他。

    可是这个叔叔为什么在发冷?

    而且他的目光好像在盯着他的妈妈看。

    而且还很震惊的样子。

    女人看了男人一眼,震惊得像见到了鬼,准确的来说,靳阳才是真正的见到了鬼的模样,不过他的眼睛里更多的是震惊,不可置信,还有惊喜。

    靳阳狠狠地掐自己的大腿,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

    可是,姜苒已经死了。

    她亲眼看着竟然跳下去的,他还见到了她的尸体。

    那眼前这个与姜苒一模一样长相的女人是谁?

    靳阳越是盯着这个女人的眼睛,越是熟悉,她几乎可以确定的,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姜苒。

    姜苒满脸恐慌,抱着女儿就想跑。

    靳阳拔掉手里的针头,按住女人。

    “姜苒,你还想跑哪里去。”

    他死死的抓住女人的手。

    这一次他不会再让她逃跑。

    “我不认识什么姜苒,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

    靳阳笑:“如果你不是他,你跑什么?”

    “我说不是就是不是,你要是再不松开我,我就报警了。”

    “在法律上我们还是夫妻,你报啊。”靳阳有些生气,姜苒如今活着的话,那死了的女人是谁。

    靳阳忽然间就明白了,这是姜苒逃跑的计划。

    这女人真够狠心的,为了逃离他,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啊!啊!我的手好疼啊。”

    两人争执的时候,忽略了孩子手上打针的手。

    靳阳赶紧松开姜苒。

    “宝宝不哭了,都怪妈妈不好。”姜苒又重新把孩子放在椅子上,确认针头没有什么事儿,才放宽心。

    “你这个男人怎么阴魂不散,我让你走啊。”姜苒实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我往哪里走?”靳阳看了眼哭泣的小女孩,目光多了些柔和,“这是我们的孩子对不对?”

    “不是?”姜苒立即否认。

    “你这么否认还有意思吗?这孩子的眼睛像我。”

    他就说嘛,为什么第一眼看这个孩子时,觉得很亲切。

    原来是真的是天意。

    老天对他不薄。

    “靳阳,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只想给女儿过普通的生活。”

    “那你又何尝不放过我,这五年里我每日每夜都在承受着痛苦,苒苒你要是觉得你惩罚我的还不够,你想怎么惩罚我,我都依你,但是现在,我不会放你走的。”靳阳的目光很坚定。

    “你就是我的爸爸?”小女孩充满震惊的看着靳阳。

    靳阳看着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女孩笑笑,现在越发觉得小女孩的眼睛,像他。

    “嗯。”

    姜苒挡住孩子的脸,“靳阳,你够了。”

    靳阳不急不躁,反而问:“孩子怎么突然会生病?”

    “用不着你管。”

    靳阳也没计较,温柔的问:“住哪?”

    “跟你没关系。”

    “苒苒,我知道你现在还生我的气。但是孩子生病了,咱们的事慢慢解决好不好?”

    姜苒看了眼身后的小女孩,她已经亏欠自己的孩子太多,不想在这个时候让女儿再胡思乱想。

    给孩子打完针之后。

    姜苒本想着带着女儿溜之大吉,可是靳阳寸步不离的跟着,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先跟我回酒店吧。”

    姜苒不为所动,最后被靳阳又是哄着又是拽着走的。

    夜色已深。

    打完针之后的小女孩,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了。

    姜苒给女儿盖好被子,才跟着靳阳出去。

    靳阳生病了,脸色本来就不好,他现在勉强的露出一抹微笑,也是很难看。

    姜苒懒得看这个男人,本以为可以逃离这个男人,没想到五年之后又遇见了。

    老天爷怎么这么不公平。

    “苒苒,这五年过得好吗?”他坐在她身边,轻声问。

    “跟你没关系。”

    靳阳笑了,“五年了你这脾气还是没变。”

    “跟你没关系。”姜苒这一次真的生气了。

    靳阳伸手搂住女人的腰。

    比五年之前还要瘦。

    肯定是过得不好。

    “苒苒,跟我回家吧,让我好好的照顾你。”

    姜苒挣扎着男人的束缚,“你痴心妄想,你别忘了你都对我做过什么。”

    “你不是说给我一次机会嘛?可最后你还是跑了,这五年里,我每日每夜的都在想你,你也想我了对不对。”靳阳捧着女人的脸,深情地望着她。

    如果这个女人没有一丁点儿想他,那他们的女儿也不会,那样说。

    所以,他这五年里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姜苒强逼着自己不去看男人的眼睛,她怕自己再重蹈覆辙。

    “我没有想你。”

    “我不信,女儿都告诉我了,你想我了。”

    “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小女孩的话你也信。”

    “我信。”靳阳目光很坚定,他笑:“苒苒,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而且我们没有离婚,法律上我们还是夫妻,你不能就这么不管我了。你要是恨我不原谅我,在家里你怎么惩罚我都行,反正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姜苒苦笑:“靳阳,你真的爱我吗?你确定吗?”

    “我当然确定,我爱你苒苒。”

    姜苒却冷笑:“那你觉得我要你这迟来的爱还有什么意思嘛?有些事情终究是无法弥补的,你强制把我留在你身边也没什么意思,靳阳,这5年里我过得很好,我求你以后也不要再来打扰我的行吗?”

    靳阳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他哽咽地摇头,孩子一般的坚决执着。

    “我不……你是我的老婆,你只能待在我的身边,你哪里都不准确。”

    男人这个样子还真的可怜,可她并不会同情这个男人。

    五年的时间也洗刷不掉,靳阳带给她的痛。

    “靳阳,一切都晚了。”

    “我们之间再也没有那个可能了。”

    “你放手吧行吗。”

    “就当我死掉的那个大海里,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姜苒。”

    “可是你明明就在我的面前,苒苒……”五年的痛压抑的靳阳哭出来。“苒苒,我错了,我不恳求你的原谅,要不这样,你就当是个空气,我做什么你不要理我,但是你不能赶我走。”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霸道不讲理。”姜苒把这个男人推开。

    接下来的几天。

    靳阳都像一个粘人的狗皮膏药一样,寸步不离的跟着她们母女。

    他们的女儿叫靳伊念。

    姜苒之所以带着靳阳的姓,是因为,是想要告诉孩子,她也是一个有爸爸的孩子,这样别的小朋友也不会歧视她。

    靳阳听到姜苒给孩子起这个名字时,内心别提有多激动了。

    “爸爸叫你念念你好不好?”

    “我妈妈说,不能让我叫你爸爸。”

    “哦。”这女人还挺记仇。“可是我是你的爸爸呀,难不成你要叫我叔叔?”

    靳伊念点头,“嗯,我妈妈说让我叫你叔叔。”

    这女人,真狠。

    靳阳虽然内心不接受,但又不得不接受。

    姜苒在意大利开了一家餐厅。

    生意还是蛮不错的。

    他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就在家带孩子,姜苒晚上回来的特别晚。

    靳阳担心现在给她打电话就却打不通,姜苒这是故意不接的。

    “叔叔,我想要洗澡。”

    靳阳可从来没有给小朋友洗过澡,这该怎么洗啊。

    而且女儿也大了,他这个当爸爸给女儿的洗澡也不方便啊。

    “念念,等妈妈回来好不好?”

    靳伊念又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

    “沈叔叔都会给我洗,为什么你不能给我洗。”

    沈叔叔?

    沈默?

    靳阳才总算明白过来,当初姜苒为什么那么顺利逃跑了,这一切都是沈默计划好的吧。

    好你个沈默,你敢玩我。

    还把我的妻女藏起了这么长时间。

    “念念,你告诉爸爸,你说的那个叔叔经常来吗?”

    “嗯嗯,是啊,沈叔叔经常给我买好吃的”

    靳阳眼底里闪过一抹冷厉的光。

    靳伊念被他这样的目光吓了一跳,缩着脖子回了房睡了。

    姜苒回来的时候已经到十点多了。刚回来就发现靳阳,脸色难看的坐在沙发上。

    “你怎么还不睡?”

    “我要跟你好好的谈一谈。”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姜苒说着,就往自己的房间走。

    靳阳疾步走过来,抓住她的手腕。

    “你老实告诉我,这五年里,沈默是不是一直都在陪着你。”

    “既然你知道了我就不瞒着你了。是,他一直都陪着我,他在我的生命里像光一样……如果你现在很满意的话,赶紧离开这里。”

    姜苒从男人的手中挣扎出来,刚转身,男人突然从身后抱住她,头深深地埋在她的脖子里。

    姜苒还依稀记得,在离开这个男人之前,男人深深的埋在她脖子里时候的感觉。

    “苒苒,你不要喜欢他好不好?”男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卑微,哽咽得几乎快要说不出话,“我可以忍受你打我骂我,无视我,但是我真的受不了,你爱上沈默。”

    “我求你了苒苒,你不要爱上他好不好?”

    男人的哭声,一下子触及到女人最心软的地方。

    看吧,有的时候人真的是挺贱的。

    三言两语的哄骗,就能把她的心给牢牢的靠住。

    还是从一开始,她对这个男人的爱,就一直都存在着。

    姜苒终究还是欺骗不了自己的心,可她也不想就这么的原谅男人。

    靳阳在意大利一个月了。

    她也无视了男人一个月,整天死缠烂打的黏着她。

    唯独今天,突然不见男人的踪影。

    她就说嘛?

    他怎么可能会坚持了那么长时间,肯定是回国去了。

    “妈妈,今天怎么不见爸爸?”

    “爸爸这一次又不要我们了吗?”

    靳伊念已经习惯了靳阳的宠爱,今天突然不见人了,心里好失落。

    “走吧,咱们回家。”

    姜苒的心,顿时间空落落的。

    靳伊念明显的看到,妈妈脸上的失落和痛苦。

    “妈妈,还是爱着爸爸的对不对?”

    姜苒一愣,低头看着她的宝贝女儿,“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妈妈怎么可能爱上那个人。”

    “那妈妈为什么愁眉不展?”

    “我……我是看今天的天气不好,再不走马上就下大雨了。”

    姜苒硬拽着女儿,坐车赶紧回家去了。

    刚到家她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是靳阳打过来的。

    姜苒考虑要不要接时,手指已经下意识的划开了接听键。

    她还没反应过来,电话那边便传来靳阳的声音。

    “苒苒,集团有一场内战,今天我必须回国,三天之后我会回来,等我。”

    姜苒气得直接挂断了电话。

    “谁愿意等你回来。”

    说是这样说,而她却真的傻乎乎的等了三天。

    这一天,她满心期待。

    可是他并没有出现。

    他失信了。

    姜苒自嘲的笑一声:“我就不应该相信你。”

    接下来的半个月,靳阳没有一个电话打过来,跟不见人的踪影。

    姜苒也不知道他发生什么事了。

    她这样不出现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放弃她了。

    姜苒觉得自己好蠢,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选择相信男人。

    “是爸爸。”靳伊念惊喜地指着前面捧着鲜花奔跑过来的男人。

    姜苒循声看过去,男人真的出现了。

    “对不起苒苒,我回来晚了。”

    靳阳笑得灿烂的把花给了她。

    “谁稀罕你回来,你走啊,你再也不要回来。”姜苒一拳头打在他的胸口上。

    靳阳很痛的捂住胸口,久久直不起来腰。

    姜苒发现他不对劲,赶紧去扶他。

    “你怎么了?”

    “没事。”

    他这个脸苍白的样子怎么可能会是没事。姜苒不信的扒开他的衣服去看。

    他的胸口上缠绕着很多的纱布,没事刚才她那一拳都打得,白色的纱布已经染上了血。

    “你这是怎么了?”姜苒急得掉眼泪。

    看到女人还这么关心他,靳阳却很高兴,这一枪没才挨。

    他用力的抱着女人,声音沙哑:“我没事,苒苒,我们回家吧,好不好。”

    姜苒真的要被这个男人给气哭了,“你要是再这么不好好的照顾自己,我真的不饶你。”

    靳阳笑了,温和的阳光下,他吻着她的唇。

    靳伊念害羞的捂住眼睛,还露出一条缝隙偷偷的看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