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趣阁 > 都市小说 > 流年不负你情深 > 章节目录 第71章 不听话就绑起来

章节目录 第71章 不听话就绑起来

 热门推荐:
    结束?

    傅盛年怔在原地,看着简瑶拉开门走出去,整个人如遭雷劈。

    简瑶费力地拖着箱子下楼。

    权管家见状,想来帮忙,被她伸手挡开。

    “少夫人,你这是……”

    “让司机给我备车。”

    权管家忙点了点头,刚要转身去办她交待的事,便看到傅盛年气势汹汹从二楼下来。

    男人步子迈得很急,神色间有一丝慌乱,他走过来直接拉住简瑶,夺过她拉在手里的行李箱,一把将行李箱的拉杆按下去。

    “我不准你走。”

    简瑶想要甩开他的手,手腕却被他死死捏着,骨头都快被捏断了。

    “我要走。”

    “你已经是我傅盛年的人,你休想离开这里。”

    看着傅盛年眼里满是怨怒,简瑶‘噗嗤’一声笑出来,她笑得眼睛发红,肩膀跟着颤抖。

    “你不爱我,留我在这里做什么?让我给你解决需要吗?这种事情只要是个女人都能帮你,何必非得是我?我都说结束了,我给你们机会,你不抓住这个机会,赶快去拥抱你爱的女人,反而抓着我,傅大少爷,你的行为未免太可笑了。”

    “你住口。”

    傅盛年双眼瞪得猩红,捏着她腕部的手力道更重。

    她痛得眉心皱起,挥起另一只手打他,他却抓住她的手腕,把她硬生生地往楼上拽。

    “权管家,去拿绳子。”

    简瑶嘴角抽了一下,“你要把我绑起来吗?”

    “是你逼我的。”

    “傅盛年,你太过分了。”

    权管家怔在楼下,已经被这场面震慑的不知所措。

    “我让你去拿绳子。”

    傅盛年恼怒地吼了一声。

    权管家吓了一跳,连连点头边跑边说:“我马上去,马上去。”

    简瑶气到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嘴里边一股甜腥,她被傅盛年在楼梯上生拉硬拽,膝盖骨几次磕在台阶上,痛得锥心。

    “傅盛年,你放开我。”

    男人不为所动,拖着她就像拖着一个破麻袋。

    权管家找到绳子很快追了上去。

    傅盛年黑着脸接过绳子,一条手臂圈住简瑶的腰把她提起来,她整个人被傅盛年夹在腋窝底下拎着走。

    “你放开我,你今天要是敢绑我,我恨死你。”

    傅盛年‘呵’了一声,垂眸瞥她一眼,“那你恨吧,我不会让你走。”

    “你混蛋!”

    简瑶歇斯底里的叫,叫得嗓子都哑了。

    傅盛年把她拎回房间扔在床上,连爬起来的机会都不给她,直接将她的双手擒住绑在身后,接着连她的脚也给绑上。

    她的头发乱得像是疯子,拼尽全力跪坐着爬起来恨恨地看向傅盛年,男人在床边坐下来,握住她的肩膀,一字一句道:“你什么时候不提离婚不说走,我什么时候给你松绑。”

    她气得一口咬住他的肩膀,这一次,他上面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很快就被她咬出血痕。

    他感觉到疼,眼皮抽搐两下,抓着她的双肩把她从自己身上拽开。

    她的唇上染了他的血,鲜红的血正顺着她的嘴角流下来。

    “你属狗的吗?”他强压着胸腔之中的怒气,把她往床头的位置拖了去。

    她的脸贴在了软棉棉的枕头上,身体被傅盛年用被子裹了几圈,包成了一个粽子,一动都动不了了。

    “傅盛年,你这个混蛋,你把我放开。”她现在全身上下,能动的只剩下一个脑袋。

    傅盛年看她趴在那里,鼓着一双眼睛瞪自己,果断掏出手机,给田野打过去。

    “这几天我不去公司,有紧急要签字的文件就送到我书房来。”

    话落,他挂了电话,把手机往床头柜上一扔,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来,气息微喘,定定看着简瑶。

    “从现在开始,我就在这里看着你,你什么时候听话,我什么时候恢复你的自由。”

    简瑶气笑了,“我凭什么听你的话,你是我的谁?你凭什么绑着我?你给我松开。”

    “就凭我是你老公。”

    “你还知道你是我老公呢?”

    “……”

    傅盛年知道简瑶因为他放过简诗的事情气昏了头,他对简诗也确实有些于心不忍,但他对简诗的仁慈仅仅到此为止,不会再有下次。

    简诗自己捅自己一刀,算是自作自受,得到教训了。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下来。

    卧室里,简瑶和傅盛年依旧在僵持,从中午到现在,两人没喝水,没进食。

    简瑶被棉被紧紧裹着,手脚还被绳子绑着,四肢已经发僵了。

    她难受的想要翻身,可是厚重的被子压在身上,她翻不动。

    傅盛年这是要跟她来真的,她不服软,他就跟她僵到底。

    男人坐在沙发里,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盯着她,知道她趴了很长时间肯定不舒服,他起身靠近,帮她翻了个身。

    突然被翻得脸朝上,绑在身后的手咯着腰,她反而更难受了。

    “你给我解开。”

    傅盛年见她开口说话,态度比白天好了很多,干脆在床边坐下来,很耐心地问:“还离婚吗?”

    “离。”

    “那就继续绑着。”

    “傅盛年,你别太过分了。”

    “是你不听话。”

    男人起身走进浴室,热了条毛巾出来,帮她把嘴角和唇上已经干了的血渍擦掉,随后走出房间。

    过了没多久,他又回来,端来了晚饭放在床头柜上。

    他把她扶坐起来,端起碗要喂她。

    “我不吃。”

    他轻哼了一声,“跟我绝食?”

    “饿死我都不吃你喂的饭,你给我解开。”

    “那你还跑吗?”

    “跑。”

    “还学不会听话?”

    “……”

    傅盛年见她不说话,也不肯吃东西,果断把喂到她嘴边的饭喂到自己嘴里。

    饭菜的香气涌入鼻腔,男人坐在她面前,吃得很香。

    饿了一天的简瑶吞了吞口水,盯着傅盛年刚吃进去的一块肉,肚子不争气地叫出了声。

    听到她肚子在叫,傅盛年唇角勾起,笑得一脸邪气,“饿?”

    “……”

    “吃不吃?”

    “……”

    想说不吃的,可阿姨做的饭菜实在太香了。

    简瑶又吞了吞口水,眼看着傅盛年夹了一块肉喂给她,她犹豫了一下,想吃又没吃。

    “是不是要我把你的嘴掰开强行喂?”

    “我说了我不吃。”

    傅盛年捏住她的下巴,她的嘴被迫张开成了一个‘o’型,然后香滑可口的一块肉就被喂进她的嘴里。

    肉质很嫩,爆炒的,味道香极了。

    她咬了两下,又吐出来。

    【作者有话说】

    看书领的金币可以直接打赏哦~求打赏,求给好看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