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趣阁 > 玄幻小说 > 灵武家族崛起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林氏的蜕变 (三合一)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林氏的蜕变 (三合一)

 热门推荐:
    “别白费口舌了,你真当我是个孩子呢?

    我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天才,我只是一个来自边境大荒的小世家之人。

    在那里,凝神丹这种修炼资源比帝都更少,散修的路更难走,但他们跟你不一样,他们敢深入大荒,对妖兽拔剑,与妖兽搏杀,而不是残杀通报,做谋财害命的勾当。

    包括我的家族,也是一样。

    大多数人族连血脉都不入品,和他们比,上天不是已经足够青睐你了吗?

    所以,你完全不必为自己卑劣的行径找借口,说得越多,只能证明你心里越怕!”

    林念舞面色冷静道,毕竟是和林念文一起长大的,心性相较于同龄人更成熟,只是被林念文掩盖住了。

    “牙尖嘴利的女娃!自以为是!”

    中年散修攻心不成,反被一个小孩子嘲讽了一番,脸上闪过一丝羞恼的怒意。

    林念舞右手一伸,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柄百炼青钢剑,剑身上闪烁着寒光,冷然道:

    “那就杀吧。”

    剑者,用手中的剑去证自己的道即可,不必那么多废话。

    密室外,茹萱宫主暗暗点头。

    林念舞的心性确实不错,远超同龄人。

    虽然已经走出去很远了,但茹萱宫主这等强者,能掌控一方天地,密室内的一切自然是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事实上,她虽然上对林念舞很严厉,但并不冷血。

    如果真要有生命危险,她操纵虚空使点绊子,完全是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人能发现。

    但她不会将这些告诉林念舞,要是告诉她了,那这囚笼之战就失去了意义。

    中年囚犯抓起了身旁的一柄长刀,这是学宫给他的兵器,铁精所铸,强度和百炼青钢相当。

    提刀向前,虽然没有修炼什么高深的步法,但中年囚犯的身形却很是轻盈,一步一步前进逼近着林念舞。

    散修们可能没有接受正规的武道培养,但行走江湖,摸爬滚打多年,总能练就一些独到的本事。

    他狭长的眸子,像择人而噬的毒蛇一般,审视着眼前的少女。

    虽然少女的修为比他弱,但他绝不会轻敌。

    大魏学宫不可能单纯地派弟子来送死!对他来说,林念舞是毕生所遇的大敌!

    虽然大魏学宫参与囚笼战的弟子,有一般最后身亡。

    但是,这并不是说每一场战斗都是半分之五十的死亡概率。

    有些弟子是参加了多次囚笼之战后身亡的,最后所有弟子的综合死亡率是百分之五十。

    而且,学宫弟子死亡率最高的,是第一场战斗。

    作为天才,一旦适应了这种生死间的搏杀,他们比散修更可怕!

    这种弟子走完学宫修行路后,大多都成了名动一方的强者。

    囚徒步步紧逼,林念舞亦没无惧色,手持长剑一步步上前。

    二者距离迅速逼近。

    “嘭!”中年囚徒一个箭步,身形猛然爆起,脸上的神色迅速变得残暴起来。

    嗖的就化为残影,杀向林念舞。

    铿锵!铁精长刀猛然出鞘,雪白的森然刀光在囚笼中绽放开来,力劈而去。

    嗖!

    林念舞在关键一刹那,展现了扎实的武道基础,脚下一动,宛如一阵风直接避让开中年囚徒的这一劈。

    她手中的青钢长剑直接一个斜刺!

    这一刺何等的果断,更是快如闪电,只要刺入中年囚徒体内。

    就能借助中年囚徒自己的冲劲,将中年囚徒的身体给划拉开!

    在踏入囚笼那一刻,她身上就有了一丝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明悟,剑法明显多了一分凶戾。

    但中年囚徒也不是易与的,他比林念舞更加凶狠!

    他身形只是微微一转,胸口几乎是贴着林念舞的剑尖擦过,身上白色的囚衣都被划破了,但并没有受到伤害。

    同时中年囚徒手中的长刀也是猛地一扫,避让不及的林念舞连忙横剑挡下。

    “嘭!”

    中年囚徒并没有学什么精妙的刀法,他的长刀就那么直来直往,重重地斩在剑身上。

    强大的冲击力令林念舞整个人轰然后退,砰砰砰!她重重地在地面踩了几步,才勉强稳了下来。

    “好狠的刀法!”林念舞心中暗暗吃惊。

    她见过很多刀,比这中年囚徒更精妙、更高级的刀她见过很多,比如族长的。

    但这中年囚徒的刀,和族长他们不一样,没有任何多余的技巧,简洁高效,凶狠凌厉!

    亡命之徒!

    “死!”中年囚徒并不给林念舞歇息的机会,欺身上前,紧跟着就是一刀,凌厉的刀芒横斩向林念舞。

    “不能陷入敌人的节奏!”林念舞连忙一个闪身,飞跃。

    嗤!嗤!嗤!刀芒落在青钢囚笼上,留下了一道道雪白的划痕。

    中年囚徒咧嘴露出惨白的牙齿,森然一笑,转头看向身形爆退的林念舞。

    他的刀法十分凶狠,即便在散修中,也是令人谈之色变,拥有赫赫凶名。

    曾有不少冤魂倒在了他这一套连斩下,这少女反应很快,竟然瞬间就逃到远处了。

    他明白,这学宫的少女实力真的很强,根基比他这种散修更扎实,心性也非凡。

    修为虽然差了他三重,但血脉弥补了修为的差距,完全有和他一战的实力。

    “一般的开元境九重,怕是都接不下这一套凶狠连斩,确实厉害。”林念舞皱眉看着远处的中年囚徒,“我不能跟他比狠,我有自己的优势!”

    中年囚徒连斩虽狠,但他也有缺点,那就是上限并不高。

    他没有修炼什么高深的刀诀,更多的是凭自身去摸索。

    非绝世天才,难以凭一己之力走出一条路来,尤其是对于刚踏入武道的灵武者来说,借鉴前辈的经验,名师的指引,非常重要。

    “哼!”林念舞一声低哼,真元暴走,气势令空气都震颤开。

    这一刻,这一具看似娇小的身体深处,潜藏的可怕气力完全爆发了出来。

    林念舞微微一挥手中长剑,利剑划破空气产生的气浪,无数细微的风刃衍生出来,在厚实的青石地板上划出一道道细小的裂痕。

    远处的中年囚徒顿时一声低吼,如噬人的野兽一般,死死盯着眼前的少女。

    林念舞手持着利剑,朝着中年囚徒行走着,一步一步,越来越慢。

    中年囚徒也一直盯着林念舞,没有轻易发动攻击。因为一旦攻击……也将会出现破绽,决定生死常常就是生死一刹那。

    “哼。”林念舞毫无征兆的直接化作模糊残影,迫近中年囚徒。

    中年囚徒立即飞身冲了过去,同时手中的长刀连连挥舞,斩出一道道凌厉的刀芒,笼罩向林念舞。

    咻!

    剑光一闪!

    剑影在破空的时候,小幅度的连续变换九次,速度锐增到一个极可怕地步,仿佛连虚空都要被劈开似的。

    嗤嗤嗤嗤~~~风刃溅射,刀芒与风刃在空中不断碰撞,炸开。

    “噗嗤!”

    中年囚徒闪躲不及,一道凌厉的风刃在他的腹部,划出一道鲜红的血痕,鲜血从口子中沁了出来,染红了白色的囚服。

    这是剑法的差距!林念舞技高一筹!

    “铛。”林念舞猛然劈出一剑,紧跟着就是剑身一转,挡住了中年囚徒的一刀,同时借着冲击力直接飞退出去,拉开了身位。

    这一回合,她吸取了第一回合的教训,没有给中年囚徒率先使出连斩的机会。

    她用更高明的剑技压制对方,勇猛中带着细致,而不是单纯地与对方比狠。

    中年囚徒愤怒地骂了几句,眼神中带着凶狠的杀意,死死地盯着林念舞。

    他看了看腹部的伤口,鲜血还在流,好在以他开元境巅峰的实力,这点伤势短时间内不会影响战力的发挥。

    但他心态已经开始发生改变,不再像刚开始那么自信从容。

    刚才,中年囚徒真的感觉到死亡在逼近!

    “你输了。”林念舞声音有些颤抖。

    刚才的对拼让她浑身颤栗,那是平时与人切磋不会有的感觉。

    失误一次,便可能身首异处,血溅当场!

    必须将注意力和浑身的状态调整到巅峰的巅峰,极限的极限!

    但她有一种胜利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满足,以及突破自我的酣畅淋漓的快感。

    手持利剑继续逼近中年囚徒。

    林念舞对这囚笼之战感到期待与兴奋了起来!

    “去死吧!!”中年囚徒眼睛通红,已经进入拼死状态了。

    一股无形的气势笼罩而来,让林念舞感觉一窒。

    杀气?

    对于这中年囚徒,官方已知他手上有十几条人命

    但这肯定不是全部,灵武界信息又不发达,大多命案都是没有抓捕到凶手的。

    而且,官方统计的这命案,一般是指灵武者,中年囚徒这等恶人,杀了多少普通平民犹未可知。

    中年囚徒猛然飞冲而来,空气被撕裂,发出呼啸的声音。

    林念舞宛如微风,简单几步就改变方位,同时剑光一闪……噗!鲜血再度飞溅而出,中年囚徒的胸口再度出现了一道血痕,而中年囚徒却丝毫不在乎,双手握着长刀,直接贴身横斩向林念舞,锋利的刀芒带着凌厉的杀意,划过空气。

    林念舞冷静退步同时手中长剑施展守势,挡下中年囚徒的长刀。

    “嘶嘶嘶!”。

    刀剑交接瞬间,中年囚徒继续欺身上前,不给林念舞拉开身位继续施展剑法的机会,长刀死死地贴着长剑,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

    这时,中年囚徒乘势一个膝踢,直接落在了林念舞的腰间,距离实在太近了根本来不及反应或抵挡。

    “嘭!”

    开元境九重的气力比坦克还可怕,林念舞整个人都倒飞出去。

    哐地一声,林念舞整个人重重地撞到了青钢囚笼上,喉咙一甜,嘴角流出了一丝猩红。

    密室外,茹萱宫主手指微微一颤,又强行压了下去。

    旁边的学宫长老感觉有那么一瞬间,四周好像产生了一丝奇异的波动,随即归于平静,像梦一样,十分微弱,好似从未发生过。

    囚笼内。

    “大意了。”林念舞遥看着中年囚徒,瞳孔一缩。

    她挨了结结实实的一踢,没有任何护甲的保护,难免受了些伤。

    为了得到更好的磨练,囚笼之战是不允许穿戴战甲的。

    “生死厮杀,和切磋不同。我不能以平常切磋积累的经验来和他战斗。”林念舞迅速改变思维,“平时切磋都会遵守一些约定成熟的东西,不会用什么阴招,可是生死厮杀……目的就是为了杀死对手,为了这一目的,可以不惜一切。”

    “我得更小心更警惕。”

    林念舞犹如一块海绵迅速的汲取着经验,真元流转,让腰间的疼痛缓和了几分。

    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她再一次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了战斗上。

    “很好!”林念舞笑着道:“这样才有意义!”

    “再来。”

    林念舞化作幻影直扑中年囚徒。

    “杀!”中年囚徒也冲去。

    ……

    二者一次次交错,每一次交错都是生和死的徘徊。

    二者真元气力差不多,林念舞拥有着更扎实的基础,更精妙的剑法!

    而中年囚徒的刀法却是无比凶狠,出了长刀,他的手、脚、甚至脑袋都是武器,而且不怕死,十分危险。

    “噗嗤!”“噗嗤!”“噗嗤!”

    二人疯狂交手,刀光剑影闪动,风刃与刀芒不断碰撞。

    即便是林念舞气力超凡,此刻也忍不住喘息,她身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道伤口。

    “啊!!”中年囚徒则是发出一声绝望的喊声,他正努力站直着,可他的双脚都在震颤着,似乎随时都会跪倒下。

    他身上更是有着数十道细密的伤口,林念舞的剑法几乎每一时每一刻都在进步着。

    越来越快,越来越凌厉,越来越凶狠,越来越完美!

    而他却没有因为这血战而提升什么。

    这种感觉太折磨人!

    生命像进入了倒计时,不仅身体被凌迟,精神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你输了。”林念舞擦拭了下眼角的血迹,低沉道:“我的剑法一直在进步,而你却一直在原地踏步,就那三板斧的功夫!

    你是我杀死的第一个囚徒,也是第一个人,所以,我会让死在我最强实力下!”

    “凌风斩!”

    嗖!

    林念舞瞬间化作一道残影直扑中年囚徒,剑光绽放,一柄巨大的风刃在她剑的剑芒中衍化出来。

    整个人,催动着巨大的风刃,以雷霆之势,斩向中年囚徒。

    这凌风斩,她哥哥跟她交代过,破绽太多,不要轻易使用。

    但现在,她毅然决然使了出来,或许这一斩还是有不少破绽,但她肯定,今天这一斩,比几天前更强!

    中年囚徒也使出了最后的气力,扑向林念舞。

    巨大的风刃轰然降临,中年囚徒很明显没林念文那本事,看不出破绽来,只能硬抗。

    “噗嗤!”

    仅仅抵挡了瞬息时间,风刃便斩了下去,中年囚徒的喉咙上出现了一道骇人的伤口,鲜红的血液不要钱似的往外疯狂飞溅。

    林念舞长剑回鞘,任由点点鲜血溅在衣裙上。

    中年囚徒的身体重重地跌倒在厚实的青石板上,他的脖子上狰狞的伤口往外流淌着血液。

    一位开元境九重的恶徒,死在了囚笼内,死在了一名修为比他低三重的十二岁少女手中!

    林念舞捡起地上的钥匙,打开了囚笼,走了出去。

    “感觉如何?”看到走出来的林念舞,茹萱宫主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

    囚笼之战最危险的,就是这第一战,适应过来后,除非出现了其它什么意外,不然弟子就很少有陨落的了。

    虽然囚徒的实力永远和学宫弟子相当,但越到后面,弟子的死亡率就越低!

    “很痛快,感觉进步很大,多谢师尊!”林念舞对茹萱宫主行了一礼,感受到了师尊的用心良苦。

    抬头看着师尊,她眼眸中满是炽热,“什么时候开始下一场?”

    “不急,你下去之后,先总结一下今天的收获,沉淀之后,再开始下一场。”茹萱宫主道。

    一旁的学宫长老忍不住苦笑,学宫每隔一些年,就会出现这样的弟子。

    他们热衷于囚笼之战,越战越疯狂,在战斗中不断进步。

    这样的弟子,只要不意外陨落,日后成就都很高。

    出现这样的弟子,是学宫之福。

    不过,他这个负责管理地牢的长老就有得忙了。

    囚笼之战,最关键的地方,是给弟子量身安排对手!

    这个对手的实力,要与申请囚笼之战的弟子相当,差距必须控制在极小的范围内。

    高了,不行,弟子死亡率会很高。

    低了,也不行,没有磨练的效果!

    大魏学宫为了这囚笼之战,会联合皇室,在大魏各镇守府征调死囚过来。

    林念舞作为宫主弟子,在安排对手方面,绝对不能马虎,出了一点意外,后果很严重!

    ……

    时光流逝。

    大魏学宫的地牢里,林念舞在一场场和囚徒的厮杀中,剑法飞速进步,越来越精妙,她的实战能力,越来越强。

    更重要的是她的心性也得到了充足的历练。

    在一场场生死厮杀中,从兴奋到平静,最后磨练出一颗宁静的心。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猛虎趋于后而心不惊,是为强者之心!

    ……

    三年后,卧龙镇。

    兽潮过后,屏南卫的散修几乎都集中到了卧龙镇。

    卧龙林氏在兽潮中为散修开城门的做法,赢得了人心。

    更重要的是,林氏的族力之强盛,远超一般的凝神世家一大截。

    有林氏在,散修进大荒狩猎会安心得多,不用担心这片区域突然出现二阶妖兽。

    一年前,林氏的外务长老林氏觞晋升凝神境后,林氏高层,全部都成就了凝神境。

    这都是暴露在表面的,实际林氏具体有多少凝神境战力,谁也不清楚。

    江湖间有传闻,卧龙林氏有一支恐怖的飞禽战兽,呼天啸地,十分恐怖。

    对此,有人不信,因为林氏有两头海东青,这是众所周知的,说不定有好事者,在吹噱头,将两头海东青说成一群。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

    卧龙林氏,虽表面只是凝神世家,但实际上成为了屏南卫的一方霸主级势力。

    从卧龙镇起,往南百里乃至更远的大荒之地,都在林氏的掌控之中。

    更可怕的是,林氏基本盘在卧龙镇外,但通过商会等不为人知的手段,裹挟了卫城一众世家。

    甚至连镇守府,都隐隐有沦陷之势。

    其大势已成,是为无冕之王,无人能挡,未来道路不可限量。

    其影响力,不比任何紫府世家小,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更重要的是,林氏背靠大佬,发展家族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行事不虚任何紫府世家。

    卧龙镇内十来里地,现在已经没有之前那样大片的空地了,人气比三年前旺盛了十倍。

    几乎屏南卫所有世家与其它势力,都会来此开设店铺。

    甚至还有周边卫比较强盛的凝神世家来此经营产业。

    如今,卧龙镇已经开始给林氏带来不菲的收益,所有的地,只租不卖。

    租金也很高,一间普通的店铺,一年租金从十到一百两玄金不等。

    而且价格还在张,但各方都趋之若鹜,铺面十分抢手。

    仅凭租金这一项,林氏每年就有上万两玄金的收益,这项收益还一直在增加。

    整个卧龙镇,已经成了林氏的重要产业。

    在卧龙镇最中心的黄金地段,有几间林氏的店铺。

    一间是林氏炼丹坊,主打一阶的培元丹,以及少数治疗解毒类丹药。

    都是一阶丹药,但十分受散修欢迎,生意非常好。

    毕竟,散修也消费不起什么高级丹药。

    主持这间炼丹坊的,是林氏的长老林世谷,凝神境三重修为的一阶炼丹师。

    相比于炼丹坊,林氏的炼器坊,则更加引人瞩目。

    这间炼器坊,以一手紫星铁灵器闻名周边数卫。

    因为质量上佳,极受追捧,一柄紫星铁长刀或者长剑,价格稳定在两千玄金以上。

    还很难买到。

    出了卧龙镇往南,是一条宽阔的的官道,直达林氏的另一处要地,灵洞山。

    这里能买到林氏出品的灵酒、灵茶以及各种灵食,是散修们深入大荒时,必经的中转站。

    在这里,官道分成了两条,一条是通往林氏族地,这条路不对散修开放。

    另一条路,往西南而去,深入大荒,是散修们最常走的狩猎路线之一。

    这条路的深处,有林氏的另外两处重要的宝地。

    其中一处宝地很神秘,不对外开放,外人不得而知。

    另一处宝地则是一座灵山,当初抱山熊的领地。

    这里现在已经被林氏建起了城堡,山上开垦成了大片灵茶园。

    在林氏的城堡内,有供人落脚休息的客栈。

    不少散修来此地狩猎时,会入住这些客栈,放松精神休息一下,吃些新鲜的食物,改善一下狩猎时的清苦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