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趣阁 > 都市小说 > 捡的师弟是反派怎么破 > 章节目录 番外2

章节目录 番外2

 热门推荐:
    番外2

    冬日的某一夜,沈玉一手枕着头,窝在季骁的怀里,闭着眼睛却有些睡不着。

    她眼皮子一直在跳,跳着跳着,整个人好似坠入了黑暗中,不停下落。

    然后停了下来。

    她整个神魂飘在半空中,惊愕地看着周边的一切。

    陌生又熟悉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哦不,这天气看着有点阴森森了,怕不是妖风又要来了。

    沈玉有些怀念地飘在空中,到处游逛,这周边的场景她一看到,就知道自己是在家附近的街上,再往前还有一个青少年宫。

    一股吸力从空中传来,她怔了怔,顺着这股吸力飘了过去。

    ·

    下午还没到五点的时候,天色就已经阴沉沉的一片,外头挂着狂风,树木的飒飒声和玻璃窗的撞击声响个不停。

    天气预报说的台风快来了,青少年宫担心学生下课回家路上不安全,今天便早早放了学。

    门口处,一名体型修长的女子站在台阶处,神情淡漠,抬着头望着天,眼神里却有些迷茫,她站了一会儿,有家长牵着学生从里面走出来,看到女子便笑着打了个招呼说:“沈老师,下课了怎么还不回家啊?”

    女子看向家长,轻声说道:“等等就回。”

    “诶,不过今天风大,老师你还是快点回去吧,看这外面玻璃都差点被吹碎了。”

    那家长说完后,就带着孩子跟她道了声再见,顶着大风,半弓着身子牵着孩子快步跑到门口坐上了私家车。

    等家长走后,女子拢了拢领口,提着帆布包,终于踏出了步伐。

    少年宫对面就是条街道,她回家的方向,距离少年宫走路要二十分钟,穿过几个街才能到。

    今天的风突然一下变得这么大,某条街道前面的一颗树被吹到在地上,休息日来往的车辆因此而堵了车,拼命的按着喇叭。

    女子捂着耳朵,皱着眉头停在路边,看着来往的车辆,目露迟疑,过了会儿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似的,抿着唇踏出一步,她紧张地走了两步,像是不知道怎么过马路的小孩子一样。

    她耳边突然出现一道尖锐的车鸣声,她扭头望去,看到快要冲到她眼前来的车辆瞪大了眼睛,脑子里明知道该如何做,身体却不能动弹。

    一个无形的力道推了她一把,恰巧让她与车辆擦肩而过。

    车辆紧急刹车,放下窗户吼道:“怎么回事啊,会不会看路啊!”

    这司机紧急刹车,后面的不少车辆也跟着刹车,路面上有了短暂的空歇。

    女子愣了一下,还没思考为什么会有莫名的力道帮她一把,就瞧着路面上空出的机会,立马回过神,一鼓作气地跑了对面,脚下跨步极大,行动轻巧,视觉上看去就是点着点着就“飘”了过去。

    司机愣了一下,嘟囔了一句:“哟,还有功夫。”

    然后又重新上路了。

    街道上不少人埋头赶着路回家,个别商场还在熬着最后的营业,路过某家电器店的橱窗时,里面的电视忽地亮起出现广告画面,音响瞬间蹦出bg和广告词。

    女子心里想着刚才的事,恰巧低头走过,冷不丁就被吓了一跳,眼神凌厉地看过去,待看清楚发声的来源,又松了口气,只是神情更加警惕了一些。

    等回到家时,平时二十分钟的路程硬生生多出了一倍。

    房间里比较闷,女子换下外套,用烧水壶接了冷水插上电去烧,每个步骤都认认真真紧盯着,生怕做错了一步,待热水烧开后,她这回的动作中总算不再有一丝违和感,熟练地打开泡面盒满上了热水。

    放在包里的手机发出清脆的“叮”的一声,提示信息来了。

    女子擦了擦手,找出手机,见到微信上显示的人,眉头微蹙,视线在这几行字上看了一圈,沉思片刻后点开回复。

    用的是手写输入法,不紧不慢地回了过去。

    【沈老师,国庆放假有没有空?

    我误买了两张电影票,是一个名导的玄幻仙侠电影,上次跟你聊天时感觉你好像对这种题材比较感兴趣,想请你一起去看。

    】

    【国庆要上课】

    那头很快打字回来。

    【少年宫不是放假?

    】

    女子再次手写过去。

    【我在家上课】

    那头再发信息来时,女子放下了手机,因为她的泡面已经飘出了香味,她一边吹了吹面,一边用手机打开了视频。

    学习视频中的人是怎么过马路,她学了有好久了,其他都学会了,但还是不太习惯这种速度奇快的铁皮箱,横冲直撞的让人心悸。

    夜色渐深,狂风骤响,这个老小区里,有个别家的窗户没有及时关上,被吹得嘎吱作响,很快噼里啪啦一阵碎落了一地。

    紧接着,小区内每幢楼房间的灯光全部熄灭。

    底下值班的物业在一众抱怨声中大声喊道:“这里风太大了,线路有点问题,消息都发物业群里了,随时关注啊!”

    黑暗中,女子忽然感觉到什么,视线落向窗户下的一处,那边有着月光,乍一眼看过去,窗户下方好像有个人影。

    任谁看到都差点要被吓一跳。

    女子却面色平静,只是她双手不自觉地攥紧:“你是谁?”

    阴影中虚无缥缈的身影顿了顿,而后露出脸来,目光同样也在打量她。

    女子看到她的面容,面色惊恐,不可置信地道:“魂魄?

    还是鬼?”

    这个世界竟然有鬼?

    !

    沈玉的脑海中非常清楚地响起女子的内心世界,她有些好笑地说道:“这可太让人伤心了,你居然说我是鬼?

    我要是鬼,那你是什么?

    占着鬼的肉身的另一只鬼?”

    女子身子一僵,震惊地望着她,几乎是瞬间她就明白了对方在说什么。

    她用探寻的目光扫向沈玉,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你是来要回你的身体吗。

    我该回去了……对吧?”

    沈玉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神魂要脱离的感觉,她摸了摸下巴说道:“并不是,可能就是想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你还适应吗?

    刚才看你过马路都不太习惯。”

    女子听清了她前半句话的意思,有些出乎意料,有些错愕,更多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身体好像放松了许多。

    她迟疑说道:“还可以。

    房东奶奶教会了我用手机,跟着视频学到了不少。”

    除了过马路。

    沈玉环视了周围一圈,见屋子里什么都不缺,放心说道:“那就好。”

    她视线落到桌上的随意垫着的青少年宫的宣传单一角,看了眼,新奇地说道:“不错啊,居然当上了少年宫武术老师。”

    女子抿了抿嘴,似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只是些三脚猫功夫,但是好像这里的人都很喜欢。”

    她接着补充道:“不过主要还是你的身体本身就锻炼的很好,很有基础。”

    沈玉笑笑说:“毕竟从小打拼到大的嘛,混着混着,可不就要保持锻炼了。”

    女子也笑了一下,她见沈玉面貌精神都是很好的模样,犹豫了一会儿问:“你呢?

    宗门如何了?

    萧……他和陆师妹还是那样吧?

    润清峰主他……宗门里的人对我都不待见,你若是待的不开心,索性就离开吧,不用有太多顾忌。”

    沈玉反问道:“你走出来了?”

    女子很快理解她的意思,应了一声,指着手机说道:“刚开始我日夜难眠,睡不着,食不下咽,房东奶奶特别担心我,见我哭得厉害,听说我受了情伤,让我看了好多视频。

    又后来我去少年宫教课,这才发现,以前是我太过固执了,得不到的一定要得到,心胸不开阔,还嫉妒他们,但其实很多事我没有必要这么在意。”

    “那就行。”

    沈玉笑眯眯地说:“萧昱泽跟陆师妹分开了,陆师妹现在跟天一剑宗的一名弟子玩得比较好,但那两人目前没有定下关系,不过他们过得很好没觉得有什么。”

    “润清峰主陷入心魔,为了避免入魔废去修为,如今试图重新修炼,效果不明显,在宗门当个挂名峰主。

    跟当初那位瞳仙子纠缠不清,不过瞳仙子显然已经对他没什么念想了。”

    “至于我……说出来你恐怕不相信,我跟魔尊举行了结侣大典。”

    “他也会入魔了?

    也是……他本身就跟我一样,容易陷入执念。”

    女子喃喃道,“能活着就好了。”

    屋内陡然陷入寂静。

    下一刻,女子吃惊道:“什么?

    !你跟魔尊结婚了!”

    沈玉听她的用词,扯了扯嘴角:“……这你倒是理解的挺透彻。”

    “反正我也过得挺好,说起来,现代还有网络游戏不知道你接触过没有,也有很多仙侠网游建议你可以去玩一玩……”

    沈玉的声音越来越缥缈,最后淡到没有,窗口下的人影也消失了。

    房间里又恢复了安静,下一秒,灯光亮起。

    手机屏幕亮出一条物业群的消息:【线路好了!】

    女子愣怔片刻,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又看到最顶上的红点,对面那个学生的哥哥还在给她发信息。

    她仔细思索,点开网页进入百度语音输入几个字,待看清了百度百科后,返回微信界面回了一句:

    【不好意思,国庆我要玩网络游戏。

    】

    对面发过来三个问号。

    【?

    什么游戏?

    沈老师居然也玩?

    】

    【不知道。

    玩仙侠网络游戏。

    】

    【仙侠网游啊,那我给沈老师推荐两个特别好玩的?

    这两个游戏我都有账号,可以带你一起玩。

    】

    【好的。

    】

    她盯着屏幕看了几秒钟,又打出去谢谢两个字,然后在表情里挑了挑,最终还是选择挑选一个最能表达谢意的过去。

    【微笑】

    过了会儿,对面发过来:

    【……沈老师,你是真的在笑吧?

    】

    【是的。

    微笑】

    【那我就放心了!玫瑰花】

    【这不好吧】

    【什么不好?

    】

    女子皱眉发语音过去:“据我所知,玫瑰花是情人节男性送给女性的礼物,这其中的含义应该不用我多说吧?

    你这样真的不太好。”

    那头男子忍不住“噗”了一声,回她:“那我以后再送。”

    ·

    另一个地方的沈玉睁开眼,异常雀跃地哼了几声,毫不客气地反手一拍。

    季骁本就醒着,被她拍了一下后,熟练地揽过她,低声道:“怎么了?”

    “我做了个梦。”

    沈玉说,“梦到了以前的沈玉。”

    季骁顿了顿,说道:“那她过得怎么样?”

    沈玉把头埋进季骁的怀里,闷声说:“过得很好。”

    说话间,她忍不住伸手摸索了下,掌心底下一片温热。

    季骁忍耐了一会儿,又忍无可忍一把抓住她乱动的手,压低声音说:“你再乱来,我可不会像之前那样了。”

    沈玉心里嘀咕了一声:手感不错。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