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趣阁 > 都市小说 > 从情满四合院开始的万界之旅 > 章节目录 第六章许大茂家鸡丢了

章节目录 第六章许大茂家鸡丢了

 热门推荐:
    三大爷看见何大清提着猪肉和鸡,羡慕的说道:“嘿,何师傅,今天改善生活啊?不错啊,这是买的猪肉,还有鸡啊!这么大只鸡,这么多肉,得够你和傻柱吃多少顿啊?”

    “是三大爷啊,这不是雨水今天要回家吗,这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学校食堂的伙食你又不是不知道,根本没有什么油水,我就准备给雨水吃顿好的,补补身体。”何大清说道。

    三大爷听了后说道:“还是雨水幸运啊,遇到了你何大清,你这对她都比亲生女儿都好,她跟着你算是跟对人了。”

    何大清听了说道:“三大爷,看你这话说得,我既然收养了雨水,那她就是我何大清的亲身闺女,你说是不是?”

    说完后何大清就准备走了,可是刚走两步,他又转过身来对三大爷说道:“三大爷,还有件事给你说下,我家柱子今年都19岁了,这马上都该结婚了,以后不要叫他傻柱了,叫何雨柱或者柱子都行。你是长辈,又是人民教师,再叫我傻柱的话我不爱听不说,也有失您为人师表的风范啊。你要是在叫他傻柱,这以后柱子娶不到媳妇,我就找你负责。”

    “得,得,是三大爷错了!以后就叫他柱子了!不然影响到柱子说媳妇那可就不好了。”三大爷听了何大清的话后,也知道再叫何雨柱傻柱不对,连忙对何大清说道。

    “那行,三大爷,那我这先谢谢你了。还有,你也给咱院子里的人说一下,以后都叫他柱子,别叫傻柱了。”

    “好的,没问题,我遇见了院子里的人都给他们说说。”三大爷笑着对何大清说道。

    何大清和三大爷说完后,就进到中院,这时何雨柱已经从厂里面回来了,正准备做晚饭呢。

    何大清就对何雨柱说道:“柱子,今天你妹妹要回来,我买了些猪肉和一只鸡,你今天就做个红烧肉和小鸡炖蘑菇。”

    何雨柱看见何大清后,赶紧跑过来,把何大清手里的东西接过去,同时嘴里说道:“爸,你对妹妹太好了,每次她回来你都买好东西给他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你亲生的,我是捡来的。”

    何大清听了后,很是生气,脸色一下就变了,走过去踹了何雨柱一脚,说道:“傻柱,你这又犯傻了,我说过多少次了,雨水就是你亲妹妹,以后不许说什么捡来的话,听见了吗。”

    何雨柱一看何大清生气了,赶紧说道:“知道了爸,我在心里也是把雨水当成亲妹妹的,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嘴上说说。你就别生气了,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何大清听了后说道:“下次在听到你乱说,看我怎么收拾你,赶紧做饭去。”

    其实何大清也知道何雨柱不是那样的的人,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平时他们兄妹关系还是很好的。

    只是何雨柱人品不错,就是嘴臭,说话不经过大脑,爱说闲话,经常因为乱说话得罪人。

    许大茂和何雨柱是一个院子里的,为何他俩关系那么差,都快成仇人了,就是因为何雨柱说许大茂是只会打鸣不会下蛋的公鸡。

    何雨柱也没有在说什么,害怕在说错什么话,赶紧去做饭了。

    何大清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顺便整理一下他接收记忆。

    不一会,何大清就听见外面有人大喊大叫,就知道是许大茂已经发现他家的鸡不见了。

    原来许大茂刚下乡放电影回来,收获了一堆土特产的他本来是很高兴的,但他到鸡窝里一看,只剩下一只鸡了。

    许大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揉了揉,接着又睁大眼睛看着鸡窝。

    一早上出门上班的时候,他还拿了两个鸡蛋当早饭。

    他清楚记得,鸡窝的门他关着好好的!

    这两只老母鸡,咋就剩下一只呢?

    难道飞了不成?

    许大茂心想,这个可能好像不太成立,鸡窝门,他确实关好了。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有人把鸡偷了。

    “一定是傻柱!”

    “傻柱那个龟儿子!”

    “就是他,他这是打击报复!”

    许大茂气急败坏道,立马下定了结论。

    因为在四合院里,只有何雨柱和他不对付。

    他转身进了自家的门,很出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铁脸盆和一个木棒。

    一边敲着盆子,一边喊着:

    “来人啊,快来人啊!”

    “咱们四合院遭贼了!”

    “我许大茂家的鸡特么的被哪个龟儿子给偷了!”

    敲脸庞的动作越来越大,声音震天响,响彻了整个四合院。

    前院的三大爷三大妈一家。

    中院的一大爷一大妈一家,秦淮茹和贾老太太。

    后院的二大爷一家。

    还有四合院里的其他人。

    这会儿,都听到了动静,都赶来了许大茂这里。

    “许大茂,你又发什么浑!”一见到许大茂,一大爷就严声厉喝道,他很不满许大茂这种劳师动众的行为。

    “是啊,许大茂你有什么事直接找老易不就完了,你这敲锣打鼓的,我们还以为你家死人了。”二大爷刘海中同样也不满道,他刚刚好不容易跟三大爷下完棋,躺在椅子上小憩一会儿,就被许大茂这一动静给吓了一大跳。

    三大爷倒是没有说话,一脸好奇地看向许大茂。

    “一大爷,这会你得给我作主。”许大茂没搭理二大爷的冷嘲热讽,指的鸡窝对一大爷说道:

    “我这前阵子从乡下带回来的两只鸡,今天下班回来,一看鸡窝,就剩下一只了。”

    “鸡笼关好了吗?”

    “鸡飞了吧?”

    人群里有人窃窃私语道。

    “谁?谁说的?给老子站出来!”

    “飞个屁!老子今早一出门就把鸡窝关着死死的!”

    许大茂指着人群,沉声道。

    “许大茂,你好好讲话,不要满嘴放屁!”一大爷不满意许大茂刚才的那番话,教训道。

    “好、好、好,听一大爷,你老辈分大,在院里有威望,我不跟他们这些人计较。”

    “我这两只老母鸡,今早还在,我下班一回来剩下一只了。”

    “那许大茂你认为,这个情况咋回事啊?”一旁的二大爷打着官腔问道。

    “我认为,我的鸡是被偷了!”许大茂斩钉截铁地回答,语气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