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趣阁 > 都市小说 > 从情满四合院开始的万界之旅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贾张氏诬陷何大清搞破鞋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贾张氏诬陷何大清搞破鞋

 热门推荐: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秦淮如的婆婆,就别说打一巴掌了,就是脱了衣服打一顿都不轮不到你们说。

    就别说刚才秦淮如的表现,让她很不舒服。

    就是平时没事儿,她都可以打着秦淮如玩,谁让秦淮茹是她贾家的媳妇。

    “够了!”

    “都给我闭嘴!”

    贾张氏突然活了过来,从地上站了起来。

    恶狠狠的看着面前的众人,眼神里面充满了怨愤。

    她的举动也吓到了这些人,属实是没想到,贾张氏突然就站起来了。

    贾张氏看着他们!

    “我管教我媳妇儿,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儿跟我叨叨啊?”

    “啊?”

    “这是我贾家的媳妇儿,她就是死了,也是我贾家的媳妇儿,关你们什么事儿啊?”

    “吃饱了撑的?”

    “自己家的那点破事儿都没有理顺呢,你们还来管我?”

    “真给你们脸了。”

    贾张氏脸上这表情就能看得出来是个恶人。

    她没有管这些人,只是恶狠狠的扫了一圈。

    最后他转身看向何大清!

    “还有你何大清,你和秦淮茹搞破鞋,你们俩这是合伙诬陷我。”

    听了贾张氏的话,大家都开始议论开了。

    “何大清和秦淮茹搞破鞋?”

    “没见过她们在一起啊?”

    “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没有在一起,这贾张氏能这么说!”

    一大爷听了贾张氏的话后,感觉很惊讶,随后他就怒了。

    这一大爷比较好面子,这件事要是真的,别人会怎么议论呢。

    说他易中海管理的院子里有人搞破鞋。

    于是就见易中海愤怒的对何大清喊道:“何大清,你给我说说,有没有这回事?”

    何大清听了易中海的话后,也是怒了,他易中海是什么东西,还真把他这一大爷了当回事了,对易中海喊道:“管你屁事?”

    随后他没有理易中海,而是对着贾张氏骂道:“我都不稀的说你,秦淮茹每天起个大早去工厂,辛辛苦苦的工作,受人欺负,有了委屈也忍着不说,回家还得洗衣服做饭,你在家里好吃懒惰,大早上的睡懒觉,孩子上学你也不送,早饭也不做,衣服也不洗,一天天起得比猪晚,吃的比猪多,怎么的,你养胎呢!”

    “怎么,我这是看不过你虐待儿媳妇,说两句公道话,怎么成搞破鞋了。贾张氏,你这说话可要有证据,要不然小心我告你诽谤,”

    可是贾张氏现在是疯狂了,完全就不吃何大清这一套。

    “甭跟我来这一套。”

    贾张氏怒目圆睁的看着何大清。

    “你别以为我老糊涂了,你要不是对我家秦淮茹有想法,平时为什么给我们家送吃的。”

    此话一出!

    全场人都情不自禁对贾张氏竖起了大拇指!

    他们一直都以为贾张氏有了何大清和秦淮茹搞破鞋的证据,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回事。

    他们就是想破脑袋都不知道这个人是抱着什么思想才能做到这么蠢的。

    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原来是这么想的。

    果然!

    何大清也被贾张氏的的理由给气的,心道,虽然我是对秦淮茹有想法,可这还没有行动呢,哪能背这黑锅。

    于是他就对贾张氏说道:“照你这说法,那一大爷平时也给你送东西,他也想搞破鞋吗?”

    贾张氏都已经被何大清给绕糊涂了,就见她说道:“易中海这个老东西,他以为老娘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他要是没有其它想法,会给我们家那么多吃的吗。”

    何大清听了贾张氏的话后,心里是乐翻了。

    易中海听到贾张氏的话后,也是生气的不得了,还不等他说话。

    就见何大清转过头来,对他说道:“一大爷,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大妈不能生,准备让贾张氏给你留个后,所以才会给他们家送东西。”

    一大爷听了何大清的话气急了,大声喊道:“何大清,你说够了没有?我这只是好心帮助一下他们的。”

    何大清说道:“怎么,我何大清送点东西就有问题,想搞破鞋,你大爷送点东西就是好心的。”

    一大爷被何大清怼的没话说,冷哼了一声之后。

    “好了,别吵吵了!”

    二大爷一拍桌子,大声呵道。

    等大家都停下后,二大爷说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清楚了,就是贾张氏打了秦淮茹,有诬陷何大清和秦淮茹搞破鞋,这是严重的道德问题,必须要做出惩罚。”

    “好啊,你们一个个的,都要起伏我们孤儿寡母的是不是?”

    “哎呦,我这命怎么这么苦呦,老贾啊,你说你怎么就抛下我走了,哎呦,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受罪,还要被一帮人欺负,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哇!”贾张氏听到二大爷要惩罚她,抱着棒梗在哪里又哭了起来。

    她一哭喊,棒梗也吓得跟着哭了起来。

    这死老太太说来就来,尖利的嗓音一下子吓得院里人都不敢说话了。

    一大爷,二大爷和三大爷也不好说什么。

    好一个撒泼打滚!一哭二闹三上吊!

    死老太婆都把死了几十年的贾老头搬出来了,那可是一大爷的老大哥呢。

    一大爷之所以管张氏叫老嫂子,就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受过贾老头的照顾,所以这会儿也不知道说点什么。

    何大清可不管这些,就见何大清说道:“贾张氏,你别以为你撒泼就能逃过去了。一点道德品质都不讲,没脸没皮,毫无底线,还有脸在这哭丧,你老头和你儿子要是知道你是这个样子的人,估计棺材板都按不住了吧,不上来把你抽死拽下去,都是你命不该绝!”

    “你,你!”

    贾张氏被何大清骂了个狗血淋头,脸憋得通红,指着何大清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何大清,别说了。”

    一大爷听不下去了,何大清说的这些话太难听了,看贾张氏的表情,何大清要是再说下去,指不定出什么事呢。

    何大清挑了挑眉,看了眼一大爷,就知道一大爷又要做和事老了!

    “一大爷,为什么不说?这贾张氏在大院里就是个祸害,我提议,把她撵回老家去,省得在咱们大院当老鼠屎。”

    “我同意!把她撵回老家去,人品不行,给咱们大院抹黑!”

    许大茂这时也说道,显然这许大茂是因为昨天棒梗偷鸡的事情而落井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