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趣阁 > 都市小说 > 金锋关晓柔全文免费阅读 > 章节目录 第449章 忍辱偷生

章节目录 第449章 忍辱偷生

 热门推荐:
    丹珠此次率领的两万人,骑兵占了一半。

    为了行军速度,携带的粮草也不是很多。

    但是丹珠早就习惯了以战养战。

    留下五千步兵围困帽儿山,又亲自率领五千人马围住西川城,然后把剩下的一万骑兵派出去劫掠。

    西川州牧庆鑫尧之前和金锋的想法一样,认为高原人就算打来,也需要很长时间,甚至拖到明年都有可能。

    可是他们都预估错了。

    不管什么时候,打仗就是打钱。

    高原诸部连年混战,虽然锻炼出了一批批悍勇之卒,却也消耗了太多财力。

    而且和金锋前世的秦国初期差不多,尕达赞普虽然征服了其他各部,但是各部幸存的贵族和百姓,还是时刻惦记着推翻尕达赞普,恢复原有的部落。

    尕达赞普现在急需钱财物资重建家园,也需要通过外部战争来转移内部矛盾。

    不光九公主和庆鑫尧想要开战,尕达惦记大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尕达赞普难道不知道关于九公主的传闻是假的吗?

    其实他知道,只不过是为敲诈大康,顺水推舟而已。

    为了增加筹码,早在半年之前,尕达赞普就开始往边境附近集结兵力,准备在谈判的时候以武力威慑大康。

    九公主派人假扮土匪杀了高原使者,正好为尕达找到了出兵的理由。

    五天时间一到,立刻派兵突破边境,直扑西川府。

    庆鑫尧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却依旧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只能一边派孟天海去帽儿山阻拦,一边开始组织周边百姓撤退。

    可是时间太匆忙了,而且很多百姓惦记着家里仅有的财物,不愿去西川府城躲避。

    这些人离得近的,都被尕达的骑兵当做奴隶抓了起来,运回大营关押。

    离得远的,则被屠戮。

    半个月的时间里,尕达手下一万骑兵以西川城为中心,扫荡了方圆三十里,劫掠了大批粮食和财物,足够两万人吃一段时间。

    物资够了,尕达也就放心了。

    队伍集结完毕的当天中午,尕达就派人去西川府北城门叫阵骂战。

    比骂人,还处于部落时代的高原人怎么可能骂得过大康文吏?

    庆鑫尧派出来的骂战天团,个个都是口舌伶俐,嗓门洪亮之辈,再加上金锋提供的铁皮喇叭,直接把尕达派来的高原人骂得抬不起头。

    尕达一看骂不过,便直接下令攻城。

    很快,西川府城北面的空地上,便出现密密麻麻的人群。

    但是其中只有一成的高原人,剩下的全是从周边劫掠而来的大康百姓。

    这也是尕达征战各部时惯用的手段。

    刚开始攻城的时候,守城一方准备最充分,士气也最旺盛。

    派人直接攻打,必然损失惨重。

    每当这时候,尕达就会命令士兵在城池周围劫掠百姓,用百姓来消耗守城物资,也消耗守城一方的士气。

    对守城的将领的信念也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此时站在城墙上的庆鑫尧,就怒得咬牙切齿。

    城下的人群中,九成都是大康百姓,庆鑫尧甚至在最前排的人群中看到了一个认识的人。

    这个人叫周游达,是西川城西玲珑镇的乡绅,祖上出现过两任县令。

    周游达本人也极为聪慧,从小饱读诗书,十五岁考中秀才,二十出头便考中了举人,是西川有名的才子。

    加上家境优渥,不知道是多少姑娘心里的完美夫婿。

    在封建时期,秀才就算是有功名在身了,上了公堂不用下跪。

    秀才也比很多现代人认知中难考得多,很多人读书十几年,都考不中秀才。

    至于中举就更难了。

    很多秀才一直到老死,都没有考中举人。

    二十出头中举,光是这一点,周游达就绝对超过了大康九成九的同龄人。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周游达此生的成就,很可能会超过他的两位县令老祖。

    现在虽然还没当官,却在西川有很大名气。

    要不然庆鑫尧堂堂州牧,也不会知道他。

    原本前途无量的一代才子,此时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在骑兵的鞭打下,麻木的走向西川城墙。

    其实周家早就接到了庆鑫尧的通知,但是周游达半个月前外出访友去了。

    家里做主的老父亲害怕儿子回来找不到家人,就没有第一时间撤离。

    等到周游达接到消息赶回家里,已经晚了。

    那一天,周游达亲眼目睹了几个年幼的儿女,被骑兵玩游戏一样用长矛扎穿肚子高高挑起。

    亲眼目睹了骑兵在院子里强暴了他的妻妾奴婢。

    亲眼目睹了骑兵砍下他父亲的脑袋,一脚踢到院墙上……

    那一刻,周游达觉得到了地狱。

    再懦弱的人,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周游达忘记了生死,嘶吼着冲向骑兵。

    可是他一个读书人,哪里是久经沙场的骑兵对手?

    还没靠近,就被绊了个跟头,然后脑勺被敲,晕了过去。

    一直到晕倒,周游达都不知道是谁敲了他的脑袋,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敲的。

    等他在醒来,已经被骑兵拖到了村口。

    和他一起的,还有村子里的其他百姓。

    想起之前的情景,周游达醒来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找骑兵拼命,却被母亲和妻妾死死抱住。

    “达儿,你爹和君儿他们已经死了,周家就剩下你这一根独苗了,算娘求你了,不管如何,你也要活下去,不能让周家断了香火啊!”

    封建时期,家族传承是百姓烙印在骨子里的观念。

    作为豪门望族,周家这种观念更深。

    周游达的祖父时期,家里遭遇过一场火灾,一众男丁烧得只剩下他祖父一个人。

    因为火灾中伤了身子,一辈子辛勤耕耘,也只生了周游达的父亲一个孩子。

    周游达的父亲从小被宠成纨绔子弟,十几岁成亲生了周游达后,当年却因为逛青楼得了花柳病,虽然最后看好了,却丧失了生育能力。

    有了自身惨痛的教训,父亲不允许周游达再去青楼,而且从十六岁开始,几年时间里给他接连娶了六房妻妾,生了四个儿子和三个女儿。

    眼看着周家就要开枝散叶,人丁兴旺起来。

    可是现在,他的所有儿女都被骑兵杀了。

    父亲也被杀了。

    周家又只剩下他一棵独苗。

    为了延续宗族,周游达只能忍辱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