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趣阁 > 都市小说 > 前夫越界招惹 > 章节目录 第176章 完结(一)

章节目录 第176章 完结(一)

 热门推荐:
    “阿修,你以为我有什么好办法吗,我也恨不得想要掐死靳阳,可是我能吗。”殷至东有些克制不住脾气,但是又不得不忍耐着。“阿修,我没求过你什么,今天我求你了,你帮帮我。”

    “失去了沈浅,我真的不想活了。”

    “你想救她那是你的事儿,我公司现在出了些问题,如果把这些资金全部拿走,可不是那么容易好办的,而且公司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你让我去哪里搞这么多钱?你这么做还不如直接杀了我来的痛快。”

    是啊,靳阳都是一下子把他们两个人都逼上绝路,玩的是一箭双雕。

    “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同意的,你还是想其他的办法救沈浅吧。”

    傅临修作势要走。

    殷至东拦都没拦住。

    傅临修被这个兄弟伤透了,殷至东居然为了那个女人,这样对他。

    跟傅临修谈判失败,殷至东也承认自己刚才,有些操之过急逼急了傅临修。

    就算没有被逼急了,傅临修也不可能答应他的。

    今天派出去的人打电话来,他原本还抱着一丝的希望,结果却迎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

    “你说说你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我才是你的丈夫,你为什么要爱上别人,你还跟别的男人同居,你有没有考虑过我。”江铭斯怒掐着沈浅的脖子,这几日几夜,江铭斯几乎是无法忍受,沈浅爱上别的男人的事实。

    明明这个女人是最爱他的。

    明明最爱他的,为什么又会爱上别人。

    沈浅,你个骗子,你个骗子。

    沈浅被掐的快要窒息了,白色眼球,布满了红血丝,沈浅望着男人愤怒的表情时,那一刻,她真的恨死了这个男人的绝情。

    他……真的好可怕。

    她真的后悔死了,爱上这个男人。

    “你、放、开、我。”

    “放开……哈哈”江铭斯苦笑,眼睛里竟然莫名其妙的掉出泪。“沈浅,你承不承认你是一个骗子,你说过你爱我的是不是。”

    昨晚,沈浅做噩梦的时候,一遍遍喊着那个人的名字居然是殷至东。

    居然是别的男人。

    他快疯了,他忍受不了,她的老婆,这样对她。

    沈浅真的快呼吸不了了,双手不断的吹打着男人的肩膀,江铭斯看她真的透不过气了,连忙把她松开,然后甩在地上。

    沈浅狼狈的在地上爬,捂着喉咙剧烈的咳嗽。

    “咳咳咳咳……”

    江铭斯居高临下站在她面前,眼底多半是崩溃。

    沈浅抬头,站起身就要与男人厮打,她手中迅速的抓住一个凳子,毫不犹豫的朝江铭斯头上砸去。

    江铭斯躲的太快,根本没有伤到他分毫,反而迅速的抓住了凳子,沈浅一下子惹恼了他。

    江铭斯怒气冲天的砸在地上,木凳子顿时间四分五裂。

    “啊。”沈浅受到惊吓,连忙躲起来,这么大点的房间她又能躲哪去,只能瑟缩在角落里,像个受惊的兔子,把自己抱起来。

    “能耐了,敢砸我。”

    沈浅这会儿太乖了,乖的不忍让他再动手。

    该死,我居然对这个女人心软。

    呵呵。

    沈浅现在你真的好大的本事。

    “江总,那个人来电话了。”门口有人突然说。

    “我知道了。”江铭斯回应了外面的人一声,又看看沈浅。“给我老实在里面呆着,不要再做一些无谓的挣扎。”

    沈浅把自己抱得更紧,以防这个男生攻击她。

    江铭斯关上门,吩咐他的助理,“给太太弄些吃的,吃好的,她要是不吃东西就往嘴里给我塞。”

    “明白了。”

    江铭斯走的时候,不放心的回头看一眼,这里是个山庄,很隐蔽,是靳阳提供给他的。

    他与靳阳达成了一些合作,他有他的目的,他也有他的目的。

    “你动她了?”

    “靳总,这是我老婆,我哪怕睡了,跟你有关系?”

    “当然跟我没关系,可是人要是出事了,你我之间达成的协议就全部作废。”

    江铭斯咬牙,他居然玩不过靳阳。

    “我老婆,我当然会好好的保护着,不过你可别忘了,如果殷至东找我的麻烦,我真的不介意跟他同归于尽。”

    “大可不必。”

    靳阳说完挂了电话。

    江铭斯烦躁地把手机砸在沙发上,“玛德,这么傲。”

    靳阳挂断电话,就看姜苒一直玩手机,那手指动作像是和别人聊天。

    “和谁聊天呢。”

    姜苒慌乱地退出聊天界面,然后面无波澜的看着靳阳,“和婉欣,她问我在海城怎么样。”

    “是吗?”靳阳向她伸出手,示意把手机拿给他,他要亲自看清楚。

    “连我要和别人聊天你也要过问吗?那我还有没有一点自由了。”

    靳阳垂下手,刚才只是在试探她到底有没有说谎而已,才不稀罕她的聊天内容是什么。

    “怀孕了,就少玩手机。”

    “我知道,这些小常识不用你来一遍遍的告诉我。”

    她每天对我再看这方面的知识,才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

    靳阳手摸着她的肚子,才怀孕一个多月,一点也不显怀。

    姜苒能从他的表情中看得出来,他很喜欢这个孩子。

    “心情不好告诉我,万事不能影响到孩子。”

    这个孩子是很重要的关键,是缓和他跟姜苒之间的关系的武器。当然,他也是爱这个孩子的,但是爱的过程中,缺不了一些自私。

    “摸够了吗,赶紧拿开手,我还要看电视。”

    靳阳不松开,手从她后背穿过去,抱紧她,然后吻她的脸颊。

    “就抱一会儿。”

    靳阳没有强迫她,如果她真的不愿意,他就离开好了,见姜苒没吭声,他才大胆的抱的时间长了点。

    “苒苒,亲亲我好不好?”

    变好之后的靳阳,简直肉麻死了。没离婚之前靳阳也是这样撒娇的,可是一比较,怎么有点变味呢。

    男人的唇不由分说的凑过来,姜苒没拒绝,她拒绝的后果,无非就是男人的霸道,男人下手没个轻重的,伤到孩子的代价她可负不起。

    靳阳的唇吻过来,她瞬间被一场温热的触感包围着,他的吻小心翼翼中带着温柔。

    靳阳不知满足。

    苒苒,不要离开我。

    我会对你好的,我会……弥补我所有的错。

    “够了吧。”姜苒终于不耐烦地说。

    “你以前很喜欢我这样吻你,现在不喜欢了?”

    姜苒无语,眼里却没有烦躁,“你说呢?”

    靳阳不生气,手摸着她的肚子,“现在别生气,动了胎气不好,等孩子出生后,我给你一把锤子,你往我脑袋上砸。”

    “好啊。”

    可惜了,没那个机会了。

    我们……

    可能,很快就不会见面了。

    “到时候,我把你的头挂在树上,然后用鞭子狠狠抽打,打出血,剩余的肉啊……”

    “喂狗。”靳阳替她说,随后薄唇一勾,夹着邪魅。

    真不亏是他的女人,真狠。

    “嗯,对,喂阿猫阿狗,它们最喜欢吃你这样肉了。”

    靳阳没忍住一笑,“我死了,你不心疼吗?”

    “不会。”她犹豫了一下,然后说。

    “骗我。”靳阳薄唇滑到她的耳边,轻轻道,“你刚才犹豫了,就证明我还有机会。”

    没了,真的没了。

    靳阳这次……我真的要走了。

    从此,你是你,我是我。

    “好了,你靠我那么近,真的很闷,让我透口气吧。”姜苒推开男人,“我吃水果。”

    “好,你在那等着我。”

    靳阳离开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下。

    “已经安排好了,你什么时候做好准备告诉我。”

    姜苒回复:“嗯。”

    然后就把聊天记录删除了。

    ……

    殷至东那边完全乱了套,两天的时间说服傅临修,怎么可能。

    “殷总,我觉得,那个靳阳干脆做掉算了。”身边的一个人突然开口。

    殷至东看了他一眼,一拳头打了过去,那人委屈的不敢吭声,“我又何尝不知道弄死他,他可是张景延,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被我弄死。”

    “殷总,对付不了靳阳,咱们可以对付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啊,他对那个女人好的没话说,咱们要是绑架了那个女人要挟,肯定管用。”

    殷至东眼睛微深。

    是啊,他怎么把那个女人给忘了。

    他从来不屑做这种事情,可是眼下他是真的被逼无奈。

    靳阳都这么逼她了,他还给靳阳留什么路。

    “给我去办,越快越好。”

    “好嘞,靳总,我这就派人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