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趣阁 > 都市小说 > 小娇软 > 章节目录 第051章

章节目录 第051章

 热门推荐:
    这个问题陆崇回答不上来,所以,他脸色十分难看。

    显然,就算她不爱自己,他也会圈她在身边。就像前世,他们是那样的身份,她那样抵触、畏惧自己,他依旧不肯放手,哪怕她不爱,他也要拴她在身边。

    见陆崇沉默着不说话,陆凉清就笑了。

    “瞧瞧,陆崇,你不也是一样?既然如此,你何必来要求我?”他摇头,一脸鄙夷。

    陆崇今儿来不是和他争论的,他目的就是拿到解药。

    所以,陆崇重新捡起之前的话题说:“你要知道,就算你不给我,我也有能力去别处寻得。但如果你给了我,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行啊,我给你,你把娇娇还给我。你答应吗?”知道他不会答应,但陆凉清就想这样说。

    陆崇严肃着说:“除了她不行。”

    陆凉清冷哼,不欲再与他谈下去,冷哼:“那就恕不远送了。”

    陆崇看了看四周环境,又道:“你如今被你父王襄王殿下圈禁,失了自由。或许,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成就你日后的自由自在。”

    “你若愿意,我可以让你出去。日后,天高任鸟飞,没人奈何得了你。”

    这样的日子,陆凉清何尝不向往。只是,他也是个有自尊的骄傲人,他不稀罕陆崇的施舍。

    “就不劳燕王殿下大驾了,我天生命贱,我认了。”说罢,他也不欲再说什么,只翻身侧躺,脸对着墙面。

    陆崇知道,今儿怕是说不通了,且他来的时间也有些长,所以,此番不得不先离开。

    陆崇前脚才走,后脚,襄王就知道了燕王来过其府上地牢的事。襄王阴森诡谲,疑心特别重,自尊心也强。他见燕王能自由出入他王府宅邸,便觉得这是被挑衅了。而且,他竟然与陆凉清在地牢私下见了一面,便又疑心,是不是陆凉清这狗东西和陆崇里应外合,早背叛了他。

    若不是他背叛了,为何隐姓埋名在西晋那么多年,竟半点消息也没探得呢?

    襄王一旦起疑心,陆凉清少不得又要挨一顿打。

    “狗东西!你到底说不说!”襄王亲自抽的鞭子,下手特别狠,丝毫不拿眼前遍体鳞伤的人当他儿子待,“本王早知道,你怕是已经背叛投靠了西晋帝,如今回来,是不是替西晋帝做事的?那陆崇,是不是你放进来的?”

    “你说!”

    襄王有些精神不正常,一旦动起怒来,下手又准又狠。

    陆凉清如他的愿,“承认”说:“是啊,我就是这样做的,如何?有本事,你就打死我!把我打死了,我就不能再替西晋帝做事了。”

    正常人都听得出来这是气话,可襄王不是正常人,他就觉得是真的。

    又连着甩了几鞭子下去。

    还是襄王身边的人,看不下去了,帮着陆凉清说了一句:“王爷,二王子不会做出那种事的。那陆崇,有些本事,他自己潜入地牢,故意陷害二王子,也有可能。”

    陆凉清却偏说:“那你可高看陆崇了,他没那个本事。是我和他里应外合,他才潜得进来的。”

    “二王子!”

    “不必说了!”襄王斥责身边的人,“他在西晋生活多年,被同化,不如可能。如若不然,老子交给他的差事,他怎会半点没完成?”

    “老子让他接近西晋太子,他呆在那太子身边多年,下毒的机会多的是,他为何不下手?可见,他就是背叛了本王。”

    襄王可能也是打累了,又或许是想慢慢折磨这个儿子。所以,扔了鞭子在地上,自己走了。

    陆凉清旧伤没好,又添新伤,这次是真的没吃得消,彻底晕了过去,情况有些严重。

    陆崇在襄王府安插有眼线,襄王父子的事情,自然有人及时汇报给了他。陆崇听后,淡淡点头:“知道了。”

    隔了几日,陆崇又寻了机会,潜入地牢。

    经过几天的休息,陆凉清好多了。再看到陆崇,他一点都不意外。

    陆崇来的时候,他正端坐于牢内,打坐调养生息。

    “好,陆崇,我答应你的那个条件。”陆凉清松了口。

    陆崇倒是有些意外,同时还存折些戒备的心理:“当真?”

    陆凉清本来也没舍得让阮娇痛苦,他当时那样做,其实心里就犹豫矛盾过。这些日子又细细想了想,所以决定放手。

    他爹不疼娘不爱,在这东晋,也不比其他王子有地位。娇娇跟着他,又能过什么好日子?

    “当真。”陆凉清声音很低。

    以后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他无牵无挂,可以纵情过自己的潇洒日子。总比,留在这洛阳城内,与这些人周旋盘算来的要好。

    其实以他的本事,只要离开,想要隐藏自己的身份过隐居的日子,也不是难事。难的,就是他能不能过得去自己心里那一关,想得开。

    如今想开了,也就没什么事了。

    陆崇和阮娇约好的是婚期前回西京,因为陆凉清还算配合,他提前不少时间回来。

    婚期在十月,陆崇九月中就回来了。

    拿回了纵情丹的解药,阮娇吃后,观察了好几日,之后的日子,身子再没不适过。

    陆崇倒是没瞒着,把有关陆凉清的事情也和她说了。阮娇听后,倒是有些伤感。

    “这样看,其实他也很可怜。”从小爹不疼娘不爱,他还被送到西晋来做细作,“希望他以后可以好好的,再遇到一个真正喜欢他的姑娘,然后一辈子过着平淡幸福的日子。”

    又问:“对了,他去哪儿了?”

    “不知道,他没告诉我行踪。”燕王如实说。

    阮娇叹息:“好在娘呆在我身边了,她也答应再不回去了。东晋国的人,一个个都心理扭曲,我那个所谓的侯爷爹能这样对我娘,想来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娘若回去,肯定也得遭罪。”

    想想后觉得害怕,还好娘答应她了,以后就留在这里和她、和王爷在一起,好好过日子。

    娘还说,等她成亲后,过个几年,生个孩子,到时候,她就帮她带孩子。

    这样想着,阮娇觉得,这世上,再没什么是好牵挂的了。以后的日子,想想都觉得会是一片前景光明。爱的人在身边,亲人也在身边。

    而愧疚又挂念的人,虽在远方,但却也知道他过得好。

    这样,足够了。

    “王爷,以后再没谁能把我们分开了。”阮娇主动伏进他怀里,眼睛水水亮亮的,心里此刻十分期待着下个月和王爷的大婚。

    陆崇也觉得,这世间,再是没什么可以把他们分开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