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趣阁 > 穿越小说 > 九王妃她只想失宠 > 章节目录 第51章 他这么好?

章节目录 第51章 他这么好?

 热门推荐:
    “你知道,人若是变禽兽,需要几个步骤吗?”

    转过身,岳淳坐在了软榻上。

    看着走近的卫中元,她眯起眼睛问道。

    小小一个,瞅着就是那种最没威胁力的,可偏生的她的眼神还有表情,老道的让人怀疑她是不是身经百战。

    卫中元看着她,眉峰也随之皱了起来。

    “你现在的样子,就很不像人。”

    岳淳弯起眼睛笑,“不得不说,王爷可真是俊美到惹人嫉妒,您往后在浴室里收拾妥当了再出来。我是个矮子,不能把您怎么着。但,换了旁人可就不一定了。尤其是,有些五大三粗的禽兽。你很危险。”

    她真心奉劝,卫中元的美,足以让人忽略性别。

    当然了,其实这只是她‘猥琐’的偏见。

    卫中元看似温雅,眉目间的孤冷却真的很瘆人。

    那种久病之人才会有的阴狠,藏在孤冷之中。

    眼力但凡好一些,就会轻易的窥探到,继而不敢放肆。

    而岳淳……她眼下也只看到了美色而已。

    走到她面前,卫中元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视线慢慢的在她脸上游走,可以确认,她现在就是在调戏他。

    小小一个,居然还学会调戏他了?

    “人若变了禽兽,会做什么呢?”

    缓缓俯身,他沐浴后的香气扑面而来。

    岳淳不由的眯眼睛,一边条件反射的往后躲。

    这种美色直击,十分具侵略感,她感觉很不适。

    但是,心跳却加速了。

    看着卫中元越来越近的脸,她手都握紧了。

    后背抵在了软榻靠背上,她再无退路,他还在往前。

    岳淳忽的伸手,以小拳头抵住了他喉咙,都戳到了他喉结。

    “我是个人,如何也变不得禽兽。还有,我仍在生长发育之中,我还没长大呢,别理我这么近。但凡你有所意图,那都叫犯罪。”

    说完,她就把他给推开了。

    卫中元忍俊不禁,她慌得很明显,显然不知该如何应对。

    他很满意,她的老道和身经百战都是装出来的。

    “驿馆那边有新消息,南疆太子忽然发疾,眼下南疆随行的太医,和宫里的太医都过去了。”

    站直身体,卫中元说正事。

    “让他们看呗,治不好了。”

    而且,也绝查不出病因来。

    她下针,可不止是只在展月年的下三路,那都是辅助。

    最主要的是在他头上扎的那一针,一针下去,健壮如头牛,也逃不过半身不遂。

    “治不好,他们很快就会回南疆。到时,就看谁会在期间得利了。”

    谁得利,谁就是那个在幕后操控一切的人。

    深知岳淳的脾性,将她利用到极致。

    卫中元是真的不知南疆有这样的人,正好他要好生瞧瞧,到底是谁。

    而且,彻彻底底的利用了她,他岂会饶过?

    岳淳挑眉,她也好奇呢。

    从软榻上跳下来,她欲走。

    “去哪儿?”

    卫中元旋身坐下,看着她问道。

    “回冷院,那里才是我该去的地儿,‘刺客’的专属地。”

    她含沙射影。

    “躲人的时候跑到本王这里来,利用完了说走就走,连一声谢谢都不说?”

    “你怎么知道我躲人?”

    这人,什么都知道。

    “从你鬼祟的脸上就看得出来。”

    暗暗翻了个白眼儿,岳淳转身就走了。

    南疆太子忽然染病,两国太医联手救治,也没什么起色。

    一侧手脚不听使唤,更严重的是失禁。

    堂堂一国太子,总是屎尿弄脏了衣袍,那可不止一星半点儿的丢人。

    大佛寺照常的在十五这天于城中坐诊为穷苦百姓看病,这次,回春堂和杏林谷两个医馆。

    因为多了一个据点,大佛寺的学徒小和尚们也都来了。

    他们无法坐诊给人看病,但是来回跑腿帮忙,那绝对是专业的。

    岳淳在杏林谷的后室给病人针灸,长悟大师从外进来,“岳大夫,听说南疆来的客人忽然发病,虽不知是什么病症,但似乎极为严重。城里的百姓也都听说了,都有些发慌。说是南疆的邪人有传染病,眼下这医馆外排了一堆没病又忧心的。”

    “是啊,一国太子,身边那么多人伺候着,一切都是最好的,得了病却治不好。他们能不慌吗?”

    岳淳十分理解百姓的心态。

    “所以,我们商议了一下,接连三日在城中坐诊。然后,趁着雪还没落下来,咱们出城,去附近的村镇义诊。岳大夫繁忙,不知可有时间参与?”

    长悟是来商议这事儿的。

    岳淳一想,反正得等着展月年回南疆,毕竟谁人得利,得他回去了才能知道。

    也没什么事儿,随即点头,“有时间,我参与。”

    长悟大师很是高兴,有岳淳参与,义诊会更加顺利。

    而且,此次学徒小和尚们都跟着,有的他们见世面学习的。

    岳淳轻松答应,之后柳溪才小声的跟她说,没经过王爷同意,不知王爷得知了会不会生气。

    眨了眨眼睛,“我都被他设计成了长翅膀也飞不走的俘虏,我去做好事,还得经过他同意啊?”

    如此一想,她的心情也跟着变差了。

    她到底是个独立的个体,还是他的奴隶啊?

    柳溪不吱声,尽管知道岳淳心里的憋屈,她成了九王妃她就挺不开心的。可是,这个天底下,所有的男人不都这样吗,觉着自己是主人。

    傍晚过后,天色暗下来,今日的坐诊才结束。

    返回九王府,灯火通明,又安安静静。

    其实今日柳溪说的话岳淳记住了,正是因为记住了,她反倒想知道卫中元会如何说。

    他若说不同意,亦或像柳溪说的那样发怒生气,她可真会不客气。

    就算之前多次的排毒可能会前功尽弃,她也会动手,得让他放明白了,她不是一个物件。

    然而,有些事就是那么奇怪,她都想好如何对付他了,哪想这人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都城周边村镇极多,多的甚至在地图上,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标记,连地名都写不下。你若随着大佛寺走,首先得带足了食物,你这个食量,长悟大师等人说不准会饿肚子。不如本王派出一行人专门给你来回运送食材吧,再把王府的厨子调去一个。也免得到时你回来了,瘦的面目全非。本就矮,再瘦的如骷髅,你可真没法儿看了。”

    他不止支持,还想的非常之全面。

    岳淳上下的打量他,这真的是卫中元吗?

    怎么忽然这么贴心?